巴顿奇幻事件录 23 少女们

小说:巴顿奇幻事件录 作者:扎药 更新时间:2019-06-16 13:50:24 源网站:笔趣阁3
  下午难得的,爱丽丝居然按时回来了一次,那辆比步行快不了多少的小粉红里塞了萝拉、凯普勒还有凯尔。

  也一点不值得奇怪的,萝拉的家庭座驾就在小粉红后面跟着。

  那已经和格兰德相当熟识的司机小哥比萝拉她们下车的度都快,两步就跳上后廊,站到扎克面前,一脸皱巴的,“那个,格兰德先生啊,您能不能跟爱丽丝提一下,不用每个转弯都用飘移的……”

  所以,缓慢的开入格兰德后院是演的。爱丽丝啊爱丽丝,学坏了。

  扎克的脸一黑,正要转向走入格兰德的爱丽丝,“爱丽……”

  “没时间!”萝拉的拦在扎克的脸前,同时挽着低头的爱丽丝迅往屋里走,“没心情!我们马上就走!玛雅!玛雅!”开始呼唤。

  扎克扯着嘴角,看了眼继续一脸皱巴的司机小哥,摇摇头,走向了还在后座坐着的凯尔,抬了下下巴,对,就是你,我们需要聊聊,“做个负责任的哥哥。”扎克负责小粉红的车顶,俯视着车里的凯尔。意思明显是希望凯尔管一下,不要让爱丽丝飙车,特别是还在萝拉在车上的时候。

  凯尔看了眼已经回自己车的司机小哥,嘴角扯了一下,“管不了,没人听我的,我能跟着已经是我能做的极限了,别要求我太多。”

  让几个少女听一个男生的,是,太难为人了。

  扎克抿抿嘴,算了,“那,她们这又是要去干什么,我以为,是‘女生的事情’。”之前萝拉就是这么回答扎克的,不是么,“你为什么跟着。”

  凯尔皱着眉,撇了一眼扎克,“我愿意,有意见么。”

  “没有。”扎克一耸肩,“实际上,我很乐意见到这几个女孩儿在外面乱跑有个沉稳的小伙子跟着,我放心些。”扎克在说笑,呃,不对,不是说笑,凯尔真的很沉稳?误杀了康纳——赫尔曼儿子后,还沉稳的计划了出了逃脱责任的方法。还比如现在,被格兰德的空气——瑞恩盯着咒骂还他新生,还保持着一脸无视的和扎克说话,不是沉稳么。太沉稳了,别忘了,这家伙看的到正常人无法看到的堕天使的双翼,以前一直让扎克以为他不知道瑞恩存在的演戏可以收掉了。

  凯尔侧过了头,不想回应扎克。

  “这是你最后一年。”高中,“我以为训练计划很重,特别是这还是第二次机会,现在不正应该是社团活动时间么,你不用训练么?”

  凯尔抿了下嘴,真的不想理会扎克的,但,这是扎克,没办法,“不用,第二次机会表示我的课程也是上第二次,调一下时间就有了。”所以是把正常高年级的学习时间弄去训练了么,真是,呃,狡猾。

  扎克点了下头,“这样啊,挺好的,我知道成绩不错。”和萝拉相反,扎克偶尔关心下爱丽丝功课的时候就会说‘别像萝拉和凯普勒,要像凯尔’,“但。”扎克还挑了下眉,仿佛疑惑的样子,“你有时间,我还以为你会和以前的同学、朋友联系呢,比如聚聚什么的。”

  凯尔一皱眉,完全不清楚扎克想说什么,“联系什么?巴顿根本没剩什么我以前的朋友了,都去大学了。”语气是不耐烦。

  “是么。”扎克撇撇嘴,“上次来格兰德送游戏机的那个,恩,我想想,文森,不是留在巴顿么。”

  还没等凯尔被点燃的地雷爆炸——我们都知道那次凯尔和这个文森的见面并不愉快,萝拉为此担心了一下。扎克恍然一样的哦了一声,“哦!抱歉,我想起来了,他好像被分配到马萨港进船工作去了,出海的话,也联系不到对吧。”上次文森说过,夜校,还有印象么,他进了保证有工作的班进行培训。

  凯尔不管之前想说什么,都硬憋了回去,皱着眉盯着扎克,语气并不好,“你怎么知道他在哪里工作。”

  “我就是知道。”扎克耸肩,完全不解释的理所当然脸,故意的,现在是越可疑越好,目的,马上就出来了,“你想知道,我还知道什么么?”

  凯尔的眉皱的更紧了,盯着扎克,“什么!”

  “费舍昨夜入港的一艘船被取消了接下来的行程,全部船员都被留在巴顿休息了。”扎克还刻意的摸了摸下巴,“我在想啊,会不会这么巧呢,刚好你这个老同学文森,就是其中一个,呵呵。”扎克看着凯尔,“那你们就能聚聚了。好过你在这里做,‘女生的事情’。”

  凯尔盯着扎克的双眼,瞳孔以微小的距离晃动着,是在专注的观察扎克的脸色,“啧!”但除了一张明显是故意摆出的演出脸外,他什么都没观察出来,“费舍。”凯尔转开视线,重复了一下重点,“巧不巧,我不知道,但你又怎么知道费舍干了什么。”

  扎克继续耸肩,“是啊,你说我为什么会知道费舍干了什么呢。我只是殡葬业业主,我都不该和这种人认识。”扎克敲敲车顶,是要终结这次对话了,笑着做了结语,“不过话说过来,我也认识了你们,认识全了。”

  为什么扎克这个南区的小人物,认识全了这些西区人,委托。这么明显的提示,凯尔要听不懂就枉费瑞恩那被无视的怨念了。

  凯尔想说什么也已经没机会了,扎克退开的时候,萝拉她们已经拉着玛雅出来了。

  “玛雅?”扎克自然是要问的,虽然完全可以想象到回答。

  萝拉——在玛雅试图说任何事情之前,“女生的事情!我们走!”推着对扎克做一个无奈表情的玛雅上了小粉红。

  扎克无奈的看着爱丽丝继续表演龟转向,准备离开格兰德,去‘女生的事情’。

  爱丽丝也真是耿直,明明都已经被拆穿了,看样子还是要在扎克面前演到底了。如此耿直到可爱,就像非要在主人转开脸的时候才偷上餐桌的小狗,主人看着的时候只会在一旁巴巴的看着,扎克都不好意思上前去责备什么了。抿着嘴看爱丽丝缓慢的转向,只能寄希望于好歹会跟在小粉红后面的萝拉司机小哥了……

  “爱丽丝!”

  本杰明的仓库中跑出一个人,约翰。

  必须要解释一下,由于,莫卡维要给约翰画画,丝贝拉就把约翰丢这里,自己走了,而莫卡维画画的度嘛,我们应该能从她给‘本杰明’画画的度中推测出一点,所以……

  约翰的衣着并不完整,天知道莫卡维让他摆了什么怪异的造型,扎克是不也完全不想知道。几次来格兰德都没有碰到爱丽丝的约翰,此时,可以说是以一个非常非常糟糕的状态跑向了小粉红,一手按向龟的前车盖上,是想拦住,“爱丽丝,我……”

  一阵轰鸣,格兰德的后院随之扬起一阵烟尘。约翰的身体在这烟尘中前扑,趴空,噗!

  刺耳的摩擦声中,扎克看着小粉红一个几乎是原地18o度的旋转,对着趴在格兰德后院地上的约翰猛喷一阵黑烟,然后以突破这辆小粉红的加极限的加度,冲出了格兰德,飞一样的掠过还在倒档的萝拉专车,急远去,和着萝拉的渐远的“呜呼——”

  扎克先没去管地上的约翰,看向了司机小哥,“拜托了。”

  司机小哥艰难的点头,跟上,也远离的格兰德。

  扎克这才走向约翰,不可避免,有了些同情,拉起这个满脸黑的男人,意思性的帮他拍了拍腰上的灰尘,为什么是腰,因为他腰以上没有衣服,刚说了,他的衣服不完整,见爱丽丝的话,他现在的状态非常糟糕。

  “如果你的目的是吓到一群少女,你成功了。”不嘲讽对不起刚生的一切。

  “谁教爱丽丝开车的!!”约翰黑着,字面上黑,瞪着扎克,所以这不是问句。

  扎克还是回答了,“我,但我无法控制谁坐在副驾驶上。”刚才‘呜呼——’而去的萝拉。当然扎克要找个人怪,他的解读方式很简单,看到那个转弯了么,是我教的好,但某人在鼓励爱丽丝滥用,怪那个人去。

  “她有驾照吗!!”依然不像问句。

  “有。”但明显扎克不会说昨天刚拿到。

  约翰的嘴开始抽搐一样的一张一合再一张,每一次张都伴随一次提气,显然和上面一样要用那种非问句的激动句式,但,他最后还是合上了,他没有东西可说。眼前的扎克,教了爱丽丝开车,还让爱丽丝有了驾照,成人的第一个入口,爱丽丝从一个小女孩儿,长大了,和他约翰,没一点关系。所以,他说不出任何东西。

  扎克已经从对方的脸上看出这心情的变化,同情又上来了,不对,是同理心,抬手准备拍拍约翰的肩膀,距离约翰肩膀还有一毫距离的时候抿了抿嘴,点了一下,算意思到了——肩在腰上面,所以光皮。

  被点到的约翰几乎本能的含胸、抬手,抱住肩膀,斜看着扎克,以这个不该在成年男人身上出现的姿态,语气怪异的说了一句,“别碰我。”

  扎克皱皱眉,看了眼本杰明仓库的方向,里面的莫卡维正和本杰明说笑着给新作裱框。约翰这糟糕的状态,是莫卡维干的。

  “你是巫师。”吸血鬼氏祖的锅,没办法,吸血鬼来背,扎克重新看向约翰,“你不需要在意一个吸血鬼说的话。”

  “不需要么!”约翰依然保持着这个——会出现墨追的肥皂剧中女主身上的姿势,瞪着扎克,“她是对的!我就是这样!可怜!可悲!可……”

  你会觉得看一个女人光着上身这样抱着肩膀自怨自艾很可怜,世界不公,那如果换成一个男人,你就会觉得,恩,恩,整个世界都不好了……

  扎克抬手止住了约翰继续,随便把自己外套给约翰挂上,对,挂上。扎克实在不想碰这种状态的约翰,鬼知道还会触他什么让人无法直视的姿态。

  但没有更好,约翰揪着扎克外套的两边,包着身体,更加让人无法看了。

  扎克朝格兰德示意一眼,“我那里有衣服,跟着我。”走在前面。

  “我想问你件事情。”身后的约翰似乎平静了一点,声音还有些低沉,扎克不限回头确认的恩了一声。

  “圣主信仰中有没有我这样的人。”约翰问了。

  “定义一下‘你这样的人’。”连上楼转向,扎克都保持不看身后,有算给约翰一点尊严吧。

  “信仰着流淌在自己血液中信仰,却痛恨着信仰最上面的那个‘人’!”

  “没有。”扎克上了几级台阶才回答,原因么,大家说,猎魔人,恨不恨,圣主信仰中有地狱呢?地狱么,是圣主信仰最上面的那个‘人’造的。

  扎克和康斯坦丁的那次对话,还没忘记吧。只需要改变一下呈现的方式,扎克此时就能回答,有,了。

  扎克听到身后人的一次深呼吸,然后是阴沉的,“果然!我感觉自己就是个……”

  打断。扎克不想听本人这么承认,“你这个想法很无聊,当你决定要报复帕帕午夜的时候,有指望过自己会有志同道合的人么。”

  约翰跟着扎克往上走了几阶,回答了,“虽然没人喜欢帕帕午夜,但像我这么偏激的没有。所以,不!我不指望有人和我一样!”

  “这才是正确的想法,保持住,没人和你一样偏激。”扎克回头了,“虽然你好运的碰到了个丝贝拉,但保持住,偏激不是常态,处境尴尬点很正常。”

  “你这是在安慰我么。”质疑到不能更质疑的语气。

  “我只是个乱说话的吸血鬼,你不用理我。”扎克让开了道路,莫卡维不知道以什么方式站在了二楼的走廊上,拿着裱好的画,一脸笑容,“好了,约翰,这你的画,送给你~”

  就和约翰不得不破烂着衣物被画、丝贝拉也救不走的理由一样——这么做的是十三氏族的莫卡维氏祖,约翰不得不黑着脸,接过了让他呈现出一个被强*女人姿态的画。

  画上是这样,一个衣着残破少女拿着刀,坐在透着殷红的床单上,看着身边顶着拖把一样型的男人。

  莫卡维是对扎克解释,“我在帕帕午夜身上看不到我自己的影子,所以,他大概是我画里唯一一个男的~”所以,一如既往的,少女才是约翰。

  ‘艺术家’的思维,常人不要琢磨。8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新版快眼看书 - 专为分享精彩阅读而生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巴顿奇幻事件录,巴顿奇幻事件录最新章节,巴顿奇幻事件录 笔趣阁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