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时间边疆部队军人们精神高度紧张,可地方上却没受到一点影响,报纸上还在讨论领导有关海峡对岸的和平谈话,其他版面不是抓革命促生产,就是如何采取经济措施把农业搞上去。

  发展生产,成了当时报纸最主要内容。

  二月十七日,报纸风向大变,头版出现了有关南方小霸恶性的报道,大写的“是可忍,孰不可忍”出现在头版。

  按照常规,人们开始奋力声讨南方小霸恶行,要求边防部队给予反击,内地的部队开始写血书了。

  边疆部队用不着写血书,假想敌就在边境对面,守住家比写再多血书还管用。

  那几天,通讯站大门口的哨兵一直是双岗双哨,生活区与工作区相连的门口也有哨兵,禁止一切外人进入。

  每天都有吉普或小轿车进入通讯站,大礼堂被改装成演示室,母亲用各种电子元器件制作了个很大的电子沙盘,用来在那里演示如果北方邻国对边疆进行核打击,边疆的各项反制与救援……

  杨宕勇从来没想过,自己转学第一天,国家局势居然如此紧张。

  杨宕勇很想告诉父母,南方战事大打的时间并不长,共和国军队快进快出,没给北方邻国干涉的时间,所以他们不必太紧张。

  可这些话他不敢说,他能怎么说?他怎么知道南边不会把边境战争打成全面战争?他怎么知道北边不会干涉?

  解释不了。

  以前是完全无知,现在知道也得装不知道。

  还是继续当他的好学生吧。

  ***……***……***

  开学第一天,一(五)班班主任马老师拉着杨宕勇的小手,走入教室。

  “肃静,肃静……同学们,现在,我为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大家鼓掌欢迎!”

  下面正在打闹的同学们纷纷拍着小手。

  站在门口的马老师心情不错。

  刚才在办公室教务处主任陪着一位带着小孩的军人来找她,说是从这学期起,这个小孩转入甜蜜路小学,教务处觉得马老师能力强,让她带这个小孩最好。

  转校生安排在哪个班,那是教务处的事,班主任是没权利干涉,当然,要是学生学习很差,也会给班主任添不少堵。

  还好,小孩家长把红星路小学成绩单拿出,小孩上学期成绩双百,看来只要小孩自己愿意,成绩不会拖全班后腿。

  拖后腿的孩子多着呢,有的孩子第一学期期末考试就给你挂红灯笼,真要转来这样的,那老师才要傻眼。

  马老师双手放在杨宕勇肩上,鼓励地看着他:“你来介绍下自己。”

  杨宕勇先向马老师鞠个躬,接着转身走到教台前,双目平视下方好奇的学生,深吸口气。

  “大家好,我叫杨宕勇。”

  说完,杨宕勇拿起讲台上的白粉笔,在身后的黑板上大大的写出自己名字。

  字一如既往的难看,不过你也不能对小学生有太高要求。

  写完名字,杨宕勇转过身:“你们可以叫我小杨或者小勇,或者勇勇……当当就不必了,听起来像是铃儿响叮当。也别叫我老杨,这是我爸专用名词,这么叫给我爸听到,我怕挨打……很高兴认识大家,谢谢!”

  杨宕勇对着大家鞠了个躬,又走回老师身旁。

  下面的同学再次鼓掌,以他们的人生阅历,只能感觉杨宕勇说的很有趣。

  杨宕勇倒是想说几个介绍自己的段子,譬如性别男爱好女,譬如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可这是七十年代,不是二十一世纪,这时候说这种段子,肯定退学没跑了,再义务教育也不顶用。

  留着带坏其他小朋友吗?

  口花花也要看时代背景,不然装那啥一定会变傻那啥了。

  马老师摸了摸杨宕勇的头,觉得他的自我介绍很风趣,马老师看了看下面的桌位,指着一位女生边空着的位置:“你坐那里,何洁,新同学和你同桌。”

  见杨宕勇走到桌位,将书包放下,马老师又道:“班干部和小组长跟我去把这学期课本领来,发给同学们。”

  班里站起了几个同学,在其他人羡慕的眼神下,昂首挺胸跟着老师走了出去。

  杨宕勇奇怪地看着身边的何洁:“你怎么不去?”

  旁边的何洁好奇地看着杨宕勇:“我又不是班干部,为什么要去?”

  杨宕勇哑然无语,他记得何洁是小学班长,为什么现在却不是班长了?还有,他不记得自己跟何洁坐在一起,看看周围,这班里五十来同学,就没一个他记住的。

  何洁倒是还记得,圆脸蛋,小酒窝,短发,一笑就是弯月眼,露出口洁白的银牙。

  初中时班上同学说自己喜欢某个女生,结果人家不理他,那同学很苦恼,杨宕勇当时说自己小学时就喜欢班上的何洁,结果人家不一样不理自己?本来他只是安慰那位同学,谁知没两天,全校都知道自己从小就暗恋何洁……

  那是杨宕勇小时候记忆里最耻辱的事件,再也没有什么事能赶上这起暗恋事件了。

  更郁闷的是,何洁也知道自己“暗恋”她,那不屑的表情,杨宕勇一生难忘。

  真暗恋也就算了,问题是他没有,还解释都没法解释,妥妥的耻辱啊。

  为此杨宕勇再也没理那位男生,顺带着,也记住了何洁看自己的眼神:那眼神就像白天鹅在看癞蛤蟆。

  看着这世变成自己同桌的何洁,那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杨宕勇不知他是不是觉得自己问的问题很白痴。

  好吧,就算白痴,谁叫他记忆出现错误,没想起何洁什么时候当的班长。

  杨宕勇伸出小手:“再认识下,杨宕勇。”

  何洁也伸出小手,笑着露出小虎牙,学着大人的模样握了握手:“何洁。”

  居然没用白天鹅看癞蛤蟆的眼神看自己。

  杨宕勇简直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其实很正常,杨宕勇爹妈给了他一副好皮囊,不管是小学还是初中、高中,工作后,他那副皮囊总是能让异性产生好感,愿意跟他接触。

  只是……

  读书时,他没好好读书,小姑娘接触几次,发现这位帅哥是个学渣,有点心气的当然看不上眼,看得上他的,他又嫌弃人家长相。

  工作了,杨宕勇又拿不出什么太强能力,口袋里也没几个钱,他那年代,女同事大多从“唯心主义者”变成了“唯物主义者”,没物质,人家凭什么喜欢你?跟你吃糠咽咸菜吗?

  所以绣花枕头当不得。

  以为帅就能招惹来无穷烦恼,那纯粹是想多了。

  就像女人,你要生得国色天香,一张嘴却三字经国骂当口头禅,这种女人还想吸引成功男士?

  譬如,打着“我能骚,你不能扰”的女士,哪个正常男人会喜欢她?退避三舍都来不及!

  杨宕勇再次在甜蜜路小学开始了自己的读书生涯。

  这一世,他装也要装出个好学生。

  小学的压力实在不大,儿童记忆很好,新发的课本要求背诵的,其实他已经会背,不光一年级的,整个小学的语文课本,只要是要求背诵的,他全背了下来。整个寒假,他抽出大量时间用来练字,曾经模糊的生字记忆,现在全回来了。可以说,不管语文还是数学,他现在已经恢复到小学毕业生水平。

  五十来岁的人,复习了一个寒假,却只达到小学毕业生水平,杨泽明觉得自己的儿子很聪明,杨宕勇觉得自己够愚钝。

  还好,他还掌握了一定初中基础化学与物理知识,英语也记了不少单词拼法——发音还不成,没老师教导,该怎么发音他早忘记了。除了几个一直没忘的单词,其他的,也就哑巴英语。

  小学的作业不多,在学校杨宕勇就能写完,整个一年级下学期,杨宕勇学的都很轻松,只是期末考试时,语文扣了一分——答案正确,字太难看,马老师扣了他一分卷面分。

  杨宕勇已经很努力的练字,可字写的稍微正规点,太花时间,写快点,又很难看,他也很无奈,很绝望啊。

  一个五十来岁的人,重生在七十年代的小学一年级,期末考试居然不是班上第一——班上有好几个语数都拿了满分。

  杨宕勇觉得自己很给重生人士丢脸。

  杨宕勇在学校读书的这一个学期,共和国对南方小霸发起了惩戒作战,打了不到一个月,就宣布战争结束,撤兵回国了,北方邻国虽然对共和国发起过威胁,但最后也没什么动作,大规模战争离共和国远去。

  五月,一位以强硬著称的女士当选了约翰国首相。

  这一年七月,南方开始在对外经济活动中事实特殊政策,改革开放进入实质性阶段。

  从这时候起,社会正式开始“一切向钱看”,一股暗潮正在涌动,用不了多久,就会进入十亿人民九亿商,还有一亿待开发的年代。

  值此风起云涌之时,杨宕勇还是只能暂时在学校里当他的好学生——如果没有每次考试扣的卷面分,他在班里至少也能并列第一。

  写字,实在是杨宕勇最大的短板。

  打了也没用,该难看还是难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新版快眼看书 - 专为分享精彩阅读而生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假装是个聪明人,重生之假装是个聪明人最新章节,重生之假装是个聪明人 笔趣阁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