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假装是个聪明人 第十六章 老款式

小说:重生之假装是个聪明人 作者:正宗杨 更新时间:2019-12-23 12:03:49 源网站:笔趣阁3
  “这个就是我们厂的产品?”

  杨宕勇两手拎着羊绒衫,上看看,下看看。

  余胜利感慨万分:“是啊,多雪白,多细软,这个可比羊毛衫保暖强多了。”

  杨宕勇看着手中这件羊绒衫,很是无奈。

  男士,圆领,羊绒衫,经典啊,经典到四十年后人们还在穿,可见它的生命力之顽强了。

  可这样的羊绒衫,全世界都在生产,共和国新建的羊绒衫厂又不是一家两家,不说首都,也不谈边疆的合资厂,草原省那边也上马了羊绒衫,估计到时候也是这种款式,到时候进了广交会……

  大失所望的杨宕勇摇了摇头:“伯伯,这个不行,卖不出去的。”

  余胜利不高兴了,两条眉毛竖起:“怎么卖不出去了?你看看这颜色,你摸摸这手感,这么好衣服,咋卖不出去了?!”

  “同性化太严重。”

  见余胜利不满地看着自己,杨宕勇解释道:“伯伯,我不是说颜色手感不好,我是说款式不对,这个跟人家一样。”

  “羊绒衫不都这样?不是V领就是圆领,有什么不一样了?人家能卖,我怎么不能卖?”

  “是啊,正因为大家生产出来一样东西,我们才卖不过人家。”

  杨宕勇心底暗暗吐槽:老观念真要命!自己现在还在装儿童呢,却要像大人一样说话,可不显摆两下,这厂子眼看就要黄了。

  杨宕勇平心静气道:“伯伯,你想想,我们这羊绒衫是要上广交会的,到时候给那些外国来的客商看,他们看中了才会买,对不对?”

  “可问题来了,到时候周围全是羊绒衫羊毛衫,除了颜色不同,全是这种圆领,换位想想,你要是客商你选谁?是选雪莲花呢?还是选天山?选一次性能拿出十万件的草原羊绒衫,还是选咱们一年也就万来件的迪城羊绒衫?好吧,第一年可能一万件都没有。买手表你还买上海牌呢,上海和迪城两块牌子放一起,哪怕里面东西都一样,伯伯你选哪块手表?”

  余胜利给杨宕勇一通问题问得张口结舌,他又不是搞销售的,从小就在部队生活,你让他说说销售的道道?那不是为难他!

  这年代工厂只管生产,国家制订计划,让你生产多少,你就生产多少,销售是商店的事情,商业眼光?绝大多数这年代的共和国人都淡薄得很。

  但这就是一层玻璃纸,捅开了,大家都明白。

  不能选的时候,商场里有啥买啥,能选的时候,当然要选牌子响亮的东西了,这是最基本的商业常识。

  现在,这些常识难住了老革命。

  余胜利很想说自己厂里这么好的羊绒衫,人家当然会买,可他又觉得底气不足,连个孩子都说服不了,还说服客商?

  余胜利的眼光在车间里搜寻片刻,看到了正监督毛纺厂技术员维护机器的李锦梅。

  余胜利冲着她喊了嗓子:“小李,过来下。”

  李锦梅早看到余胜利过来,只是一想起余胜利当时霸气地把她从百货大楼采购部调到集体工厂,她心里就有股气,余胜利是大主任,她丈夫是副政委,级别低了半级照样能压死人,为了丈夫前途,她不敢找余胜利撒泼,可这事发泄不出来憋得她难受,见了余胜利过来,她只好装作没看见,这也算一种无声的反抗。

  余胜利喊了她,李锦梅不能再装了,只好装作刚发现余胜利,一脸笑眯眯地走了过来。

  “哟,主任,听我家老聂说您不是去首都啦?这是刚回来吧?刚回来就来厂里,太辛苦了!”

  “小李,你在百货大楼工作过,你来说说,外商看到我们羊绒衫,会不会买?”

  李锦梅笑嘻嘻道:“会,当然会!这么好的羊绒,傻子才不要。”

  “要是和雪莲花天山搁一块儿呢?”

  “也会……”李锦梅卡壳了,但她还是马上反应过来,小鸡啄米般点头:“也会考虑我们的,我们便宜嘛。”

  余胜利脸色好有些犹疑:“大家款式都一样,价格也差不多。”

  李锦梅瞅着余胜利脸色变化,吞吞吐吐道:“主任,真要这样,可能有点儿困难,我们太小,跟国营大厂比不来的。”

  余胜利眉头微蹙,哑然无语,李锦梅低头回避余胜利的视线,心中有头快乐的小鹿跑过——吹牛吹上了天,这下吹爆了吧?前期投入这么大,到时候东西卖不出去,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看看板子打谁身上!

  一想到丈夫聂万章也在会议上举了手,自己还离开了百货大楼进入这集体企业,要是企业卖不出东西,自己也拿不到工资,那时候想回百货大楼都回不去,就算能回去,占了自己位子的人也不会把位子再腾出来。

  李锦梅刚好了的心情又坏了下去。

  余胜利缓缓道:“改个款式如何?”

  李锦梅有些心不在焉:“羊绒衫不都这样?又不是毯子,上面还能秀出花来?”

  余胜利脸上笑容早已消失,沉重的压力让他两腿都如灌铅。最后,他又看向了静静站在一旁的杨宕勇,心中又是一松。

  自己身边不就有一个小发明家?还是最早提出建厂,最早看出问题的,既然能发现问题,也应该有解决问题的方法。

  余胜利笑吟吟看着杨宕勇:“勇勇,来,跟伯伯说说你的想法?”

  “其实问题很好解决。首先,我们要知道这世上谁的钱最好赚。”

  “谁的?”

  杨宕勇理所当然道:“当然是女人跟小孩的钱最好赚了!女人爱美,愿意在打扮上多花钱,小孩是父母掌中宝,哪家父母不疼孩子的?我觉得咱们厂要生产,就不能随大流,随大流肯定要被大厂压死,咱们厂小,可厂小有厂小的好处,小船好调头嘛,我们可以生产有自己特色的产品,怎么美观,怎么能打动人心就生产什么,每种款式数量少些没关系,只要款式多就成,西方不亮东方亮啊。”

  后世某宝制造了多少剁手党?那些人中有多少是男的?杨宕勇只听过女人买东西买到丈夫崩溃的,就没听见男人买东西买到让妻子崩溃的。

  男人买彩票?这个可以有,不过买彩票跟购物没关系。

  说得好有道理!女人和小孩的钱最好赚,大厂有大厂优势,小厂有小厂的活法,可一想到生产流程,余胜利沉默了。

  余胜利原本以为生产件羊绒衫很简单,可真的去学习了,却发现那不是婆娘拿几根织针就能完事的。

  就算毛纺厂印染厂已经将收上来的羊绒经过处理变成了羊绒纱,他只需要负责把羊绒纱制造成羊绒衫就成,可这也需要原料检验、横机、片检、套口、手缝、手检、缩毛、择毛……

  从羊绒纱进门,到生产出羊绒衫,有十多道工序,麻烦着呢。被安置进来的军属、待业青年也就自己在家打打毛衣,机器生产都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改一个款式,等于重新适应一套流程,而且设计也麻烦,这不是说你画张图,给出要求,她们就能把你想的生产出来,这里面牵扯的道道也很多。

  “你会设计?”

  余胜利看着杨宕勇眼神有些怪。

  能说出那些道道,这小子已经不能用聪明来形容了,从发明带抽屉的椅子,到伸缩教鞭,异形挂历,再到自己组装个步话机,这还是儿童?怕是妖怪吧?

  要是今天杨宕勇说能设计,余胜利也不觉得奇怪,在他身上什么事情都能发生,事情多了,人也习惯了。

  “我不会设计。”

  杨宕勇的话让余胜利有些失落,却又觉得理所当然,真什么都懂,这就成精了!只是,杨宕勇还没说完。

  “但我知道什么样的羊绒衫更能成功,只要有设计师,我能配合设计师设计出更好看的羊绒衫!”

  “设计师吗?小刘,厂里有没有懂设计的?”

  这时候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不然还怎么办?

  “设计师?”李锦梅怪怪看了眼杨宕勇,自己儿子的朋友还真人小胆大,主任也真敢相信!这么小的人,主任晕头了吧?只是心里再古怪,李锦梅还是赶紧说道:“有,有!毛纺厂的任春丽就是她们厂设计员,她是沪纺院大学生,不过……”

  “不过什么?”

  见李锦梅面露犹豫,余胜利有些急。

  “她是沪纺院的大学生,嗯,七年前毕业的。听毛纺厂人说,他们毛纺厂领导说了,对这种人不能不用,但要限制使用。听说这些时候她一直在打报告,申请调回内地,厂里不放人。”

  余胜利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都经历过那些年代,见识过当年狂热的青年,当年余胜利作为军方派出人员去调解,结果走在半路,一颗拉了弦的手榴弹就落在他脚边,要不是反应快,一脚将手榴弹踢飞,也不会有小丫头出生了。

  “她现在表现如何?心思在不在工作上?”

  “不合群,每天沉默寡言,从不主动跟人打交道,不叫不动,叫干什么干什么,就是懂技术,正安排了工作,也能很好完成。”

  “那行,只要懂技术,没让乱七八糟事情影响工作就成。你把她叫来。”

  余胜利现在只要能用的,至于企业里那些破事,他不想管,部队又不是地方,这种事没必要在乎别人看法。

  任春丽待在宿舍,伏在案前专心致志画着画。

  纸上是件毛衣设计图,边疆不比江南,天冷了真得能冻掉耳朵,毛衣是必备之物,她从商店买了些毛线,打算给自己织件漂亮点的毛衣。

  任春丽想调走,可单位里一直不放人,这让她很苦恼,工作也没了动力,就算有动力,在边疆又能干什么?这里不需要技术员,厂里产品永远是老一套。前些年,她还很热情设计一些具有民族特色的毛纺制品,希望能增加单位产品款式,结果,领导也就看一眼就打发她走人了,她设计的那些图纸都堆在档案室里吃灰。

  说好的尊重知识,尊重知识分子呢?任春丽不满意,相当不满意,所有的不满都写在脸上,平日面对领导,语气也就不会太和善。

  结果就成了现在这样子,领导不喜欢她,职工又因为领导讨厌她不好跟她接近,搞得她在单位成了孤家寡人。她不想荒芜自己青春,再在边疆干下去,她学的那些东西全过时了。

  按理说他想走,单位应该放人才是,可她那大学生身份又成了走人的阻力——领导觉得她是刺头,可外面人却只知道她是大学生,毛纺厂连大学生都留不住,这锅领导肯定不会背。

  在厂里待的时间长了,她也明白了,厂里只要完成上面布置下来的任务,领导就觉得天下太平,多生产不同款式纺织品,对厂领导来说,那完全是自找麻烦。产品太老怎么了?再老国家也收,不会少你一分钱拨款。

  任春丽心冷了,看厂领导意思,是要把她丢冰山上冷冻到底了。

  一身才华无处发挥,任春丽对厂里有怨气,什么以厂为家?得过且过吧,反正厂里不会少她一分钱,平日还是关心一下自己好了。

  专心致志的任春丽没注意外面有人,直到来人推开房门她才反应过来。

  “小任啊,绘画呢?”通讯站的余主任笑呵呵走了进来:“哟,这是毛衣图纸?给厂里设计的?”

  “余主任好,”任春丽连忙站起,苦笑:“厂里能看上我的东西?没事随手画两张,画着玩的。有事儿?”

  “别忙,我不喝水,别客气了。”余胜利做手势阻止了任春丽去倒茶,说道:“小任,你是大学生,沪纺院高材生,我听小李说你懂设计?”

  “哪能说懂?平时瞎画着玩的。”

  “谦虚,太谦虚了。嗯,是这样,”余胜利点了点头,将身边站着的杨宕勇拉到身前:“小任,你知道,我们这个厂是生产羊绒衫的,嗯,羊绒衫很成功!获得了首长好评,只是你知道,我们这些产品是要出口的,这个,现有的羊绒衫不是很好看。勇勇呢,说他有一些想法想跟你聊聊,看看能不能设计几种能让外国人叫好叫座的产品出来。”

  余胜利摸了摸杨宕勇头顶,杨宕勇只好笑嘻嘻道:“阿姨好,我觉得厂里的产品款式太单一,要是跟大厂产品摆在一起,给不了人眼前一亮感觉,就算卖也卖不出什么高价,您看能不能帮厂里设计几款新颖时尚点的款式?”

  杨宕勇刚才在看任春丽画的那些设计草图,光看图纸,就知道面前这位不知二十还是三十的女人,画画那是极好的,这点两世为人的杨宕勇拍马都赶不上。

  杨宕勇相信,哪怕再过四十年,他画的东西还跟幼儿园小朋友画出来的差不多,如果当时自己很有名,说不定人家会说自己画的是抽象画,或者印象画?

  和毕加索一样,警察要靠他画的画抓到凶手,还不如看看他家保姆画的,按图索骥,抓到概率大。

  总之,和这个科班出身女人比起来,自己在这方面天赋是负数,还是藏拙吧。

  任春丽很好奇一个小破孩有什么东西好跟自己聊聊,于是强忍好奇笑道:“小朋友,你会设计?”

  杨宕勇很肯定摇头,回道:“不会!但我知道服装设计成什么样好看。阿姨,他们说您是专门设计服装的技术员,我能不能看看您的设计图纸?”

  “没问题,我找找。”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新版快眼看书 - 专为分享精彩阅读而生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假装是个聪明人,重生之假装是个聪明人最新章节,重生之假装是个聪明人 笔趣阁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