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假装是个聪明人 第二十五章 香馍馍

小说:重生之假装是个聪明人 作者:正宗杨 更新时间:2019-12-23 12:03:49 源网站:笔趣阁3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边疆迪城市突然流行起一种叫“天黑请闭眼”的游戏。

  人们不清楚这游戏最早是谁发明的,只是知道很好玩。

  因为内地对边疆有财政补贴,边疆人收入比内地要高些,只是有时候有钱也买不到什么东西,那些钱也就比内地多买几公斤羊肉,多买点或白或红的酒,白天工作没时间,晚上有时间,有电视的,晚上附近邻居凑过来一起看,算是娱乐了。没电视的,除了打个扑克,下个象棋,就是夏天在外面散步聊天,冬天窝家里喝点小酒,完后做些爱做的事。

  一种只需要一副扑克——或者连扑克都不用,扯张纸随便写上字叠起来用——其他什么都不需要的游戏,自是收到所有人追捧。每天晚上到处都是呼朋唤友,吆喝着一起去“杀人”。

  杀手隐蔽藏匿的刺激,群众和警察挖出杀手的成就感,让人们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虽然让杀手杀了警察和群众,这属于先天政治不正确,只是这也只是个游戏,一些比较敏感的叨唠两句也改变不了群众投入游戏中的事实,并且这游戏眼瞅着都冲出迪城,不光正在向全边疆扩散,还有流传到内地去的趋势。

  “勇勇,还有什么好玩的?”

  一局结束,几人看看时间差不多,打算结束今天游戏,余晓燕今天胜局很多,现在要结束,未免有些不甘。

  杨宕勇有些意犹未尽,还是果断摇头:“不行,不能再玩了,再玩下学期要挂灯笼了。”

  匡主任女儿跑到杨宕勇身前,拉着他的手摇:“哎呀,寒假作业都写完了,又没事。勇哥你是不是还有好玩东西?”

  “没了,要玩你找小仨去,我还要读书。”

  杨宕宁一副后悔莫及的样子,很为自己最近消磨时间懊悔:“就是,最近英语落了好多,我也要补补,以后不玩了。”

  “那就散了吧?”

  杨家的杀人俱乐部就此解散。

  只是……

  余胜利家。

  “哎呀,老杨,你家小勇很聪明啊,你看看,他搞出来的游戏到处都有人玩,别说,这游戏还挺吸引人的。”

  余胜利坐在沙发上,捧着他的大茶缸,笑嘻嘻看着一客厅的领导。

  很显然,这里刚结束了一局“天黑请闭眼”,并且余胜利属于获得胜利组成员。

  杨泽明苦笑摇头,自从站里流行“天黑请闭眼”后,他就没在跟聂万章下过棋了,每天都被一群人拉着玩闭眼游戏,最坑的是,如果他是杀手,第一轮人家会把他投死,如果他是警察或群众,第一轮杀手会把他杀死——智商太高,你不出局别人不放心。

  杨泽明也知道,大家只是寻个乐子,他也就苦中寻乐跟着大家一起玩了。一直第一个被投死,让杨泽明能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其他参与者的表演,为此让他收获蛮多。

  “这游戏好玩是好玩,只是……”杨泽明思索片刻道:“这游戏推理性和逻辑性都很强,但太容易投入其中,一旦投入,情绪激动起来,会产生误会,制造些不必要矛盾。”

  杨泽明微瞥了眼聂万章,他就满脸通红坐在那里生闷气呢,上一局他抽到了警察,谁知他这个警察居然被杀手和群众联起手来投死了,更坑的是他家婆娘也在游戏中,并且刚才一局是杀手,还是第一个故意说他聂万章是杀手的人,这婆娘,回家必须执行家法……

  余胜利倒不在乎什么矛盾,他见识过的事情多了,这点小事算什么问题?

  “游戏嘛,无非下班后大家聚一起开心开心,用不着计较太多。我家丫头在你家还好吧?没捅什么篓子?”

  杨泽明笑嘻嘻道:“怎么会?晓燕那丫头乖得很,我家老钱很喜欢。要说捅篓子,也是我家二小子会捅,你一不注意,就给你惹出什么事来。”

  “你家二小子那是聪明,能解决大问题。就说站里那些闲人,我们求爷爷告奶奶,问题也没解决,十多号人没工作,愁啊,愁得我头发都白了,要不是勇勇出主意,这些人现在还在家没事干。哪像现在,每月有五十块钱收入?”

  对工厂,余胜利现在很满意,工厂投资多少?投入生产才几个月?这就制造了两百来万产值,除去各种开支,净利润将近五十万,虽然这钱大头让军区收了上去,站里还是多少漏下来一点。

  就算不漏,光给那些人能开出工资已经很不错了,不到两百员工,平均月收入五十元,一年下来也就十万元的工资支付,这些钱厂里完全能养活,用不着自己为了员工眼泪汪汪而发愁,余胜利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余胜利觉得自己从1980年到1982年,一年多的日子,他的忙碌是很有意义的,虽然中间连续发生各种各样问题,但结局是好的,这就够了,军区和首长都看在了眼里,都认同自己嘛。

  厂里现在欣欣向荣,只是去年年底的事件给大家提了个醒,乘着现在新羊绒还没出来,工厂进入急速扩张阶段,针织横机?买买买!钱不够?跟军区沟通,钱先欠着不上缴。不光不缴,还要军区再掏比钱出来,厂子效益太好,一年就能赚一个新厂出来,只要厂子扩大,不光军区迪城所有暂时没法安置的家属都能进来,还能帮地方解决部分待业人员。而且厂子大了,赚得也就更多,到时候能给军区的钱也越多。

  部队不富裕,现在经费都快要成吃饭经费了,装备更新已经无法承担,有这么个金母鸡在手,军区肯定很高兴。

  场地不够?跟市里打招呼,天使宝贝去年广交会卖得比天山好多了,不光天使宝贝吃撑了,连带着雪莲花、草原那时候都撑着了,那些原本扣除给中轻,上缴国家的,剩下都是边疆的,结果现在大头归了那边,相信边疆政府也不满意。

  人员不够?那就更没问题了,现在新招的五百职工已经入厂,部分在厂里当学徒,大部分因为机器没那么快到位,被安置在毛纺厂见习。

  时间已晚,其他人都返回自己家,余胜利将应政委留了下来。

  对应政委,余胜利有些不屑,站里事情一大堆,工厂那边又千头万绪,政委却“生病”住院了,等工厂那边红红火火,放了个大卫星,政委又病愈,不光病愈,还撤了他的转业报告。

  有困难就让,有功劳就上?这让当时焦头烂额的余胜利很是看不惯。

  只是他毕竟是政委,跟自己属于平级,再不满,余胜利也必须给予尊重。

  人走光了,余胜利将房门关上,余胜利坐在对面,手捧着茶缸,半晌没开口。

  应政委静静等着余胜利开口,只是余胜利一开口就吓了应政委一跳:“政委,我打算把厂子交给军区。”

  应政委猛地起身,张口结舌片刻才低声道:“你疯啦?!这么好厂子就这样送出去?你不怕站里同志戳你后脊梁?”

  余胜利话说出口,整个人都放松了,看着勃然变色的应政委,笑了:“老应,你不要忘了我们身份。”

  “什么身份?”

  余胜利唰一下站起,人就站在应政委面前,整个人向前倾,呼吸几乎喷到他脸上,眼睛死死瞪着应政委:“我们是军人,共和国军人!”

  说完,余胜利看应政委避开自己眼睛,这才站直了,背着手在客厅里一步步踱步。

  “这些日子我发现站里不正常,很不正常!”余胜利踱了一圈,又站在应政委面前:“你没看到?最近那些同志不再关心站里工作,心思全放在工厂那边。每天关心的都是厂子能给站里多少好处,他们家属又能获得多少。”

  余胜利又踱了一圈,声音大了:“我们是军人,是随时准备上战场,随时做好牺牲的军人!我们不是小商小贩,整天关心那些鸡毛蒜皮家事,国事谁来关心?是你?还是我?!上战场,你还要考虑这些坛坛罐罐?”

  “本来,建厂是为了安置那些随军家属,工厂办好是好事,可因为工厂影响站里正常工作,这是本末倒置,是主次不分!这样的厂还留在手上干什么?打算脱了这身军装?看看军帽上是什么,再看看领子上这两面红旗,你扪心自问,当年从军时誓言,是不是记得,是不是还坚持!”

  应政委苦涩地道:“那把厂子交给军区,可厂里还有我们家属,他们照样心思还挂牵那边啊。”

  “不一样,你婆娘和你一个单位,跟你婆娘在军区医院上班,你认为一样吗?”

  应政委语塞。

  “这厂子是个香馍馍啊,老实说,我也舍不得,可我不能眼看着同志们每天往厂里跑,再说了,现在厂里大部分职工都是军区安置的家属,把这个厂子上交,能让它发挥更大的作用。至于我们,同志们还是收收心,好好想想该怎么把工作做好了。你是政委,这些工作都是你份内之事。”

  应政委见余胜利坚持得很,也没多劝,转身走了。

  第二天,应政委肝出了问题,据说很严重,直接住进了军区总医院。

  余胜利没管应政委真病还是气病,他直接召开站里领导开会,要求对是否把厂子交给军区做出表决。

  主任态度明显,其他人自然遵守集中原则。会议一通过余胜利就去了军区,想将工厂管理交给军区,军区倒是拒绝了,只是余胜利态度坚决,一而再,再而三,连着几次申请,军区也不好意思让下面难做,勉为其难算是同意了站里的要求,只是因为军区还要选下派驻厂里人员,在军区派的人到位前,厂子还是由站里代管。

  通讯站里知道主任把厂子交给了军区,一时到处都是说怪话的,老顽固,没担当,怕麻烦,各种说法在地下游荡。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新版快眼看书 - 专为分享精彩阅读而生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假装是个聪明人,重生之假装是个聪明人最新章节,重生之假装是个聪明人 笔趣阁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