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起床号再次准时响起。

  晨跑后,杨宕勇跟着哥哥杨宕宁回到家吃早饭。

  饭桌前坐着四人,父亲,杨宕宁兄弟仨人,母亲还在厨房蒸馒头,等全做好了才上桌。

  杨宕勇一边喝着粥,就着榨菜啃馒头,一边说道:“爸,你们单位电子计算机也太大了吧?”

  杨泽明漫不经心道:“大,性能才好。”

  通讯站有电子计算机机房,巨大的柜式机箱成排放在一间大厅内,那间大厅地面都铺了防静电地板,整个站里围绕着计算机转的,就有三十多技术人员。

  杨泽明很为站里有电子计算机而自豪,这可是80年国家最新研制的电子计算机!属于最高精尖产品。

  “这个不一定吧?你们那台计算机每秒运行是一百万还是两百万?可灯塔国今年发行的一台不到六百美金计算机,运行速度每秒就有将近三百万啊?”

  杨泽明手中的碗顿了下,微蹙眉头:“那个不一样。”

  杨泽明不怀疑自己儿子怎么知道灯塔国出了不到六百美金的计算机,为了追踪国际科技前沿,站里花了不菲宝贵外汇,订了不少国外科技杂志,那些杂志在登记后可以带回家查阅,自家老大老二俩儿子也常常蹭书看,美其名曰学习外文。从那些杂志上看到一些新的东西,一点也不稀奇。

  杨宕勇有些不满:“爸,人家外国现在都出286了(“什么286”杨泽明有些不解)硬特公司80286处理器,比8086、8088先进多了,今年2月发售,里面集成了13万元器件,你们电子计算机里集成了多少?”

  杨泽明放下碗:“别人是别人,我们底子薄,基础差,这个能跟人家比吗?人家现在有的,不久将来我们也会有!”

  对儿子的“崇洋媚外”杨泽明很是不高兴,重重叹口气,苦口婆心道:“小勇啊,你要知道,解放前我们国家有多弱?钉子叫洋钉,火柴叫洋火,煤油叫洋油,棉布叫洋布,那时候我们有什么?”

  杨宕勇笑了:“有啊,当时有的特种化工行业独步天下。”

  杨泽明斩钉截铁否定了:“不可能!你这都从哪听到的歪理邪说?那时候我们除了人多,就没哪个能拿出手!”

  杨宕宁、杨宕迪兄弟俩听着老二与父亲在那里争论,想插都插不上话。

  “谁说的,我查过资料了。”

  “谁给你的资料?说那时候好的,都是反动言论,是造谣!”

  杨泽明额头青筋直跳。

  他一直以为自己孩子虽然懒了点,可爱祖国,爱人民,还是一个好孩子,但今天儿子居然说解放前有比外国强的地方,还是化工行业——那时候中央之国有化工吗——这让杨泽明只觉得自己教育失败之极,糖罐里长大的孩子太不了解以前苦日子啊。

  杨泽明更不满的是那些吹嘘解放前的言论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这些年他虽然也看到过某些文章上有类似言论,却没想到都泛滥到小学生都知道的地步。

  “别急嘛,事实胜于雄辩,我们还是让事实说话不是?我记得当年世界大萧条时,我们以NO3C17H19等多环生物碱为代表的特种化工品产量占了世界八分之七,还出口灯塔国呢……哦,那个东西还有个名字,叫嘛肺。”

  杨宕勇说完赶紧起身,笑着躲到一边。

  杨泽明开始还没反应出来,等回过味再看杨宕勇,只觉得自己这个儿子如此讨厌。

  太坏了,连父亲都敢乱开玩笑!

  杨宕宁也听明白过来,明白过来后赶紧低头,嘴里的粥一口喷出,反应要是不快,大家就不必吃早饭了,太恶心。

  只有杨宕迪不明白,迷惑问:“什么是嘛肺?”

  杨宕宁笑着跟小三解释:“老二坏着呢,你知道牙片不?布列塔尼亚当年就因为那个,以自由贸易借口对清开战,这才有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央之国。嘛肺就是从牙片里发现的,比那个更坏,我倒不知道中央之国当年还有出口这东西历史,这是学习布列塔尼亚?”

  杨宕迪似懂非懂哦了一声。

  杨泽明没好气道:“学什么学?那东西还不主要都用来祸害自己人了?”

  玩笑开过,杨宕勇又坐了回去,笑道:“爸,通讯站自己能做集成电路吗?”

  “你问这个干什么?工作上的事,也是你能问得?”

  “我又不是外人,家里也没外人啊?放心,我也不会出去乱说。”杨宕勇很是心动:“要是能做就好了。”

  “你这孩子,你现在的任务是学习,好好读书,以后才能成为有用之人!”

  杨宕勇有些得意:“我成绩不好?人家小学生还在学一元二次方程,我高三数学都学完了。”

  “都学完了?”杨泽明不动声色,站起来从抽屉里拿出张纸和笔,然后在纸上画了个长方形。

  杨宕迪没什么反应,他才小学二年级刚结束,下学期要上三年级,父亲不管出什么题,反正他是看也看不懂的,继续呼呼喝粥。

  “不都学完了吗?你来做道题吧。”杨泽明点了点长方形:“设长为∫2,宽为1的矩形,以它的一条对角线所在的直线为轴旋转一周,求得到旋转体的体积……算吧。”

  杨宕宁放下手中馒头,饶有兴致看父亲出题,他知道二弟还没上五年级就自学了初中高中知识,只是二弟一直都在自学,也不知道真实水平如何,杨宕宁今天倒想见识见识。

  长为∫2,宽为1,对角线?当然是2,勾三股四弦五,勾股定理嘛,至于体积计算,初中知识。

  杨宕勇觉得很简单,接过笔,在矩形四个角逆时针从左到右分别标上ABCD,然后,在纸上画了半天……

  脑海里想象那个矩阵旋转后的模样,脑壳疼,这个是中学题?超纲了啊。

  我怕是个假的高中生?

  这一刻,杨宕勇又对自己产生了怀疑,难道自己还是学渣?

  杨宕勇将笔放在桌上,放弃了:“哥,你来看看这题。”

  杨宕宁笑了:“不会?”

  “我把A点到B点设为一个圆锥体,这个与上面A点到D点圆锥体体积一致,中间为圆柱体,只是,这不对啊?”杨宕勇挠着头,抓狂不已,旋转后的形状一点不规则好不好?!

  “你那个思路不对,应该是这样,”杨宕宁拿起笔,从D点到B点画了条线:“我们可以把这个矩形分为左右两个三角形,然后让他们分别旋转,计算他们体积,从A点画条垂直线到DB线,交接点为E,这是底面圆半径,所以……”

  “AE是∫2/∫3?体积就是1/3乘π乘(三平方再乘三/∫3),等于(2∫3/9)π?另外一个也是,所以是……”

  杨宕勇恍然,明白过来抬头笑看父亲,却见父亲不动如山,那架势……

  杨宕宁头也没抬:“还没完,这里还有重复的。”

  杨宕宁用笔在纸上AE线延伸,还是以BD线为轴又画了一个矩形,AD、BC线上与新的矩形交叉点分别标注F、G点,从F点又拉了条垂直线……

  杨宕勇仔细想想,两个三角形旋转产生了重合,这里面又是一个,不是两个圆锥体……

  “在干什么?”

  钱筱薇端着一盘蒸好的馒头进了客厅,却见三个小孩趴在桌上,丈夫站在一旁看着。

  “做题呢,∫3/8乘π!”

  “出来了!”杨宕宁在纸上奋笔疾书,算起来飞快,写上最后的答案,放下笔长出口气:“答案是23/72∫3π。”

  杨泽明这才含笑对着得意的几个小孩点头,又一脸不屑:“老大知识掌握不错,至于老二,你就是个木头脑袋!还高中知识,初中知识都没学透。”

  杨宕勇有些不服:“这是初中知识吗?哥,开学后你把这题拿你们班,看看你们班有几人能做出。”

  杨宕宁微笑点头:“这题还好,解题步骤稍微多点,应该有人能做出。”

  杨宕勇无奈翻个白眼,枉自己两世为人,还以为高中知识都掌握的七七八八,结果现在初中都不如了?可为什么总感觉哪里不对?

  总觉得正常初中毕业生做不出这题?

  这个世界对自己充满了恶意啊,还好,只是“应该”有人能做出,不是都会,听大哥的语气,貌似就算会,会做的人也不多?这么说,自己就算没有高中水平,也并不比普通初中生差,再说大哥学校是边疆的重点中学,而非迪城重点中学,更不是一般普通中学,那都是尖子啊。

  不比一般初中生差,杨宕勇有些欣慰。本质上,他还是胸无大志一个人。

  “作对了?”母亲看父亲和孩子的表情,脸上绽放出微笑,对母亲来说,什么都比不上孩子学习好。

  “还算可以。”杨泽明也很高兴,点评道:“老大基础扎实,直觉不错,数学上面有灵性,以后可以搞研究,至于老二……学得很多,可抓不住重点,眉毛胡子一把抓,看起来什么都懂一点,实际上什么都不懂,稍微一点变形就搞不明白。思路很杂,东一榔头西一棒槌,还差得远,学习浅尝即可,这怎么能学好?”

  对老二杨泽明有些不满了,停顿片刻又接着说:“这样,以后下班我每天晚上出几道题老二做做,暑假多做几道题,熟能生巧,做得多了,思路也会清晰。”

  晴天一声霹雳!

  每天做几道题?那是几道题吗?那是让自己变地中海啊!

  “爸,这是中学题,中学题!我现在才小学四年级啊。”

  “下学期就小学五年级了,你不说自己掌握了高中知识?就这你担心什么?”

  杨宕勇欲哭无泪,这个暑假可是还有很多安排,还有不少要学习,光做题了,可爱的遥控飞机什么时候做?

  “做题就做题,爸,妈,站里面真得没法做集成电路?”

  杨泽明还没开口,疼爱孩子的钱筱微回答了老二问题:“一万元器件集成还是没问题。你问这个干什么?”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新版快眼看书 - 专为分享精彩阅读而生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假装是个聪明人,重生之假装是个聪明人最新章节,重生之假装是个聪明人 笔趣阁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