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外阳光普照,屋里凉爽宜人。

  王素琴叹口气:“余主任,现在内地军工企业都在转变,川东的生产彩电,洗衣机,苏福的生产冰箱,和内地比起来,我们边疆动作太小,太慢了。”

  “他们可以引进外国先进设备,我们不行,边疆是要地,不许外国人进入。”

  王素琴理解地点头,又摇头,有些失落:“是,我们引进有困难,只能发挥自己优势,这里资源丰富,不管是采矿还是牧业,都是我们优势,只是我们现在有优势也发挥不出来呀。”

  余胜利眉毛一挑:“遇到难题了?”

  面对针织厂第一任领导,王素琴接下来大倒苦水,将自己这些天跟地方政府如何扯皮,那边如何不配合,找了后勤部,结果后勤部出面都没用,全说了出来。

  “地方政府不配合……连生产建设兵团也不配合吗?”

  “他们倒是说能再支持一些,可数量不多,要想多也得等明年,山羊扩大饲养量后再说了,时间不等人,谁知道明年全国又有多少家羊绒厂家投入生产?”

  王素琴将烦恼倾泻出来,觉得心里好受多了,撩了下头发笑道:“余主任,你今天过来不会是没事找我唠嗑吧?”

  余胜利本来找王素琴有事商量,现在听了王素琴的烦恼,他犹豫了。

  王素琴见余胜利脸上表情,有些惊讶:“怎么,有事情?”

  余胜利欲言又止:“本来有,不过……”

  王素琴笑了,拉了下椅子靠近余胜利:“什么事情?大老爷们有事说事,别婆婆妈妈的,跟大姐说说吧。”

  余胜利一咬牙,还是直接将来意说了出来:“哎呀,站里准备新上个项目,只是上面不好批准,我寻思着能不能由军区出面自筹资金搞项目?你知道,军区资金也很紧张,说难听点就是吃饭钱,要挤出来很难,这不,就想看看老嫂子这里能不能帮帮忙了。”

  王素琴愕然,她没想到余胜利居然把主意打到针织厂了,可想想针织厂与通讯站的关系,她又有些理解,自家孩子出息了,大人要是有困难,不找自家孩子找谁?

  “什么项目?”

  话说出口,余胜利也自然了:“我们站里打算搞无人机,察打一体无人机,我们主要负责电子技术这块,通讯、导航、自动仪、广电侦察这些可以负责,我们有人,搞这些没问题,至于机体、发动机这些由其他有关方研制。”

  王素琴有些不明白:“无人机?我们国家现在不是有了吗?这还要研究?”

  “是,我们国家是有无人机,可那些只能算是靶机。大卫国九年前在赎罪日战争中就把无人机投入战场,上个月大卫国发动的战争,无人机更是起到不可估量作用,我琢磨着,既然飞机上不要人也能飞,那么能不能给无人机带上炸弹甚至导弹,让无人机像有人驾驶飞机一样作战?这个在技术上并不是不可逾越,只是设备方面要研制,需要资金投入。”

  王素琴有些不能理解没人驾驶的飞机如何作战,她见过飞机座舱,里面密密麻麻满是各种各样仪表,一般人看着都眼晕,这么复杂的飞机,连训练个能飞的,都要用等重黄金来培养,余胜利竟然说他要搞跟有人驾驶一样的无人机?

  王素琴怎么想怎么觉得这事不靠谱。

  “你打算投入多少资金搞无人机?”

  “我们打算先研制装有摄像机的短程遥控无人机,前期投入不大,第一笔也就一百万吧。”

  “不可能!”王素琴惊讶地站了起来:“厂里一年收入,扣除各项费用,能有多少结余你又不是不知道,一百万,绝无可能!”

  余胜利只有苦笑,一百万?研制个无人机还真不够用,那只是用来引水用的,等军区投入了,再想撤,前面那些投入不就打水漂了?那就只能继续投入,总要搞出点什么东西不是?

  当然,遇到崽卖爷田不心疼的,那余胜利也只能表示遗憾了。

  “我的老嫂子哟,厂里今年卖羊绒衫,少说也有二十来万件吧?那钱可不少了。无非是跟军区说下,今年给军区的暂时挪用下,等明年扩大了再给嘛。”

  王素琴冷笑:“二十万?你想多了。”

  “没有?”

  王素琴哼了一声,满脸不快:“我刚才不说了,没有原料,今年只能保证十六万件生产,再多你就要逼着老大姐上吊了。”

  屋里陷入死寂,两人你看我,我瞪你,一时谁也没说话。

  现在各地宁可将羊绒作为原料出口到外国,也不给国内其他厂用,其实道理很简单,给出口外国是有外汇收入的,国内调拨可没外汇,不光没外汇,结算价也没比卖给外国客商更高,那谁会将羊绒出售给国内工厂?本地工厂没办法,至于天使宝贝针织厂这样的,就只能让上级来解决难题了,上级不重视,工厂只能干瞪眼。

  针织厂这里有困难,余胜利只觉得自己心中的无人机长了翅膀,扑哧扑哧飞走。见厂里没办法,余胜利拍了拍沙发,叹息一声站了起来:“既然厂里没办法,我再想想其他法子,哎呀,现在想做点事怎么就这么难呢?”

  回到通讯站,余胜利心情有些不快,他没回办公室,独自来到办公楼后面的果树园,找个干净的石凳坐下,嗅着空气里弥散着的淡淡花香,望着树上那一簇簇海棠果,余胜利有些出神,脑海里空洞一片,只有一颗颗青色中带点黄的果子。

  无人机,无人机!

  余胜利陷入了魔障,想的全是从什么地方搞钱,好研制出科幻般的未来战机。

  这一刻,他忘记了自己不是空军,也不是飞机制造厂职员,更不是研制飞机的科研所人员,他的眼里只有飞机,那嗡嗡叫着满天乱窜的飞机。

  余胜利在49年前就参加了军队,一直在王胡子身边,知道敌人飞机在头顶飞是什么滋味,只是那种体验还不深刻,更深刻的体验是后来接触了参与抗美援朝的那些军人,从那些人嘴里知道敌人飞机有多可怕。

  是的,那时候我们也有先进的飞机,敌人不是说我们几乎一夜间变成世界空军强国吗?只是那些飞机都是花了钱从邻居那里买来的,没一架是自己制造的。

  后面,我们能自己制造先进飞机,只是和邻国关系恶化后,从邻国那里获得先进飞机难度骤然加大,到后面干脆停止了,现在,我们在飞机制造上面,已经落后空军发达国家十五到二十年,继续这样下去,谁知道最后会落后多少年?会不会再来一次航空版的坚船利炮事件?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余胜利一直说自己是个大老粗,他的知识都是到了部队才学到,也就认识些字,懂些最基础的加减乘除,不是说笑话,他连牛顿几大定律都不知道,只知道那是一个很有名的外国人。

  有名的外国人很多,比如伽利略,比如爱迪生,比如拿破仑,比如朱可夫……

  对外国人的印象,军事家要远在科学家之上。

  对科学余胜利不了解,但他尊重研究科学的人,知道一个国家落后就要挨打,避免落后科技就要强大。

  现在,听站里总工程师杨泽明说自己也能研究无人机项目,这深深吸引了余胜利,为此他与长安的制造厂联系过,可人家只想自己搞,对野路子的自己没兴趣,他找了军区下面的修理厂,修理厂倒是有兴趣,可修理厂没钱。

  军区?军区的财政都保障下面部队生活了,对军区来说,在现在这种环境下,能让部队生存下去就是最大的成功,科研?等有钱了再说。

  军区没把话说绝,没说通讯站搞这个是不务正业,可不拨款,这等于断了站里研究的后路。

  余胜利还想从针织厂搞点钱,先研制起来造成既成事实,然后再跟军区磨嘴皮子,谁知针织厂也有难处。

  那么大的厂子,要是能全力投入生产,创造的收益将很是喜人,可惜,一切都让原料给卡死了。

  地方那些人嘴里喊着好听,又是拥户,又是支持,真要真刀真枪了,却忘记自己说过的话。

  余胜利只能恨恨地方保护主义害死人。

  要是羊绒衫厂能不受限制生产就好了!

  余胜利正在感叹,却见杨家老三带着匡政委家的小丫头溜进了工作区,俩人撒丫子跑进果园,咯咯笑着爬果树去摘那些还很青涩的海棠果。

  余胜利走过去,一把将吊在树枝上的匡妮抱了下来:“小子,当心些!”

  “伯伯!我要那颗大的。”

  杨宕迪才不怕余胜利,余胜利经常来家里找父亲,杨宕迪很喜欢这个看起来笑眯眯的伯伯。

  “下来!我帮你摘。”余胜利说着将杨宕迪也给抱了下来。

  “哪一个?这个?这个?……给。”

  对余胜利来说,这不过是踮踮脚的事,小孩真要摔下来,问题就大了。

  “小三儿,你哥呢?”

  杨宕迪咧着嘴一脸不满:“在家看书,写作业,不出来陪我玩。”

  余胜利笑了:“你怎么不写作业?”

  “写完了,咯咯……”

  余胜利蹲下身,抱着杨宕迪,用胡渣子扎他脸,杨宕迪痒得一边笑一边拼命躲。

  旁边站着的匡妮不满了,嘟着嘴:“我也要抱,我也要抱。”

  “来,伯伯抱抱!”

  余胜利一手一个小孩,将俩人抱起,看着天真烂漫的孩子,心情大好。

  余胜利见了杨宕迪,就想起老杨家另外俩个小子,俩个学习都很优秀,只是性格上略有不同,一个沉稳,整天除了学习就是学习。另一个虽然活跃,脑子里常常有奇怪想法,却除了少数几个小孩,从不与其他孩子交流。

  嗯?奇怪的想法?

  余胜利心中一动,将俩个孩子放了下来:“好了,别爬树了,摔下来不好玩,去找其他小朋友玩玩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新版快眼看书 - 专为分享精彩阅读而生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假装是个聪明人,重生之假装是个聪明人最新章节,重生之假装是个聪明人 笔趣阁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