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盘星 第一章 师傅·徒弟·刀斩第二

小说:定盘星 作者:剑舞秀 更新时间:2019-11-25 11:01:40 源网站:笔趣阁3
  抽刀,挥砍,大约距自己十米左右的那个老头就会死了。

  可是墨九没有动,他想要听听,听这个老头会跟自己的师傅说些什么。他对自己的师傅无比好奇。

  就这样,在大青山的深处,一栋竹楼、一个絮絮叨叨的老头、一个穿着红裙的少年与一座孤坟就这么耗着时间,从黄昏日落到明月高挂。

  直到那个老头挥手将孤坟炸开,接着掏出其中埋藏的骨灰盒并将其中粉末扬开,这场离奇的大戏才终于有了进入正轨的趋势。

  “所以,你扬了我师傅的骨灰就是因为你没能得到她?这是不是师傅说的……因爱生恨!”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那名红裙少年,充满了稚气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淡漠,结合刚刚的话语,让人觉得也许他跟师傅的关系并不好,否则也不会这般冷静了。

  不过少年的声音却让那个老头浑身颤了一颤,难以置信的回头看着少年,胡子抽了抽惊道:“你是谁?什么时候站在那的!”

  这老头一身长袍得体华丽,黑白相间的长发在头顶束了道髻,精心打理的山羊胡显得整个人仙风道骨,当然,结合刚刚的举动就显得有点道貌岸然了。但不管怎么说,光是形象上就能让人顿生尊敬之意。

  老头按捺下最初的惊讶,定睛望去却是放下心来,这少年虽然出现的离奇但浑身上下连半点能量波动都没有,显然并未列入超凡,就是个普通人。难不成是自己太过专注而大意之下忽略了?

  “就从你说科举时发现我师傅替兄代考,并以此要挟想要一亲芳泽却被踢了命根子的时候开始。”

  老头的脸瞬间黑了下来,这是他心中最深处的痛,撕心裂肺的那种!

  强忍着挥手将这少年拍成灰的冲动,再次仔细打量却发现了这少年的奇异之处。无论从体态特征还是从气息来说,这少年明明是男儿身却穿着一件颇有些塑形效果的红色长裙,一根大约一米宽的画轴用草绳随意的挂在腰后。

  皮肤莹白透亮显然平时营养不错,长相可爱讨喜,两腮处甚至有一抹红晕像是抹了胭脂。可惜在这如同画里走出的可人儿脸上却有一道骇人的瑕疵。

  那是一道长长的伤疤,从左眼到右眼,连中间的鼻梁都被横断,好像有人生生砍了一刀将这孩子的脑袋斩成了两半!

  老头双眼微眯,缓缓问道:“传闻十四年前烬皇收养了一个不能修炼的婴儿为徒,就是你吧,没想到,还是个瞎子!看来她一直没变,终究还是那个胡闹的疯子。”

  少年伸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的疤痕,点点头接道:“师傅说,在她离开之后可能会有人寻来,让我不要妄动只需静静看着就好。只是……”

  老头闻言大笑,狂暴的声浪一瞬间摧落了周围数里方圆的树叶,直通天际连云朵都跟着被绞碎了。少年眉头紧锁,双手忍不住的捂住耳朵,这强大的声浪对于弱小的他来说还是太过为难了。好在这老头似乎并未针对少年,在发现少年的难受样子后便收声轻笑,“你师傅肆虐天下良久,倒也有些自知之明,还知道有仇人会寻来。只是她没想到会有人刨坟掘墓吧!”

  少年点点头,神情依旧淡漠,“她确实没有提过这事,但在离开之前她曾经有过猜测,说有三个人可能会寻来。一个是出云山主归海一幻,一个是绝情岭长老骨千寻,还有一个就是凌霄宫主玉乾坤。我猜,你应该是归海一幻吧?”

  老头没有否认只是顿了一下,刚刚的得意之情稍稍收敛了一点,“你可知道这些名字的意义?”

  少年轻轻偏了偏脑袋,“当世十尊者之三?这好像不算什么吧?”

  归海一幻乐了,微微扬起下巴有些蔑视的俯视少年,“这般无知,看来,你的师傅没有告诉你这个世界的秘密。”

  少年摇摇头,“这个世界的秘密我知道,另一个世界的秘密我也知道,只是,十尊者嘛,我师傅都揍过,终究不是什么不可代替的。”

  归海一幻怒了,双眼瞬间瞪得老大,甚是威严……好吧,突然间想起这是个瞎子,他怎么样都看不见,顿时索然无味,哼道:“你可知道培养一个九环大圆满的高手有多……算了,估计你师傅也没有说太多,毕竟你是个不能修炼的废人。你还没有回答我之前的问题,为什么我没有发现你?”

  少年闻言有点不乐意,“明明是我先问的,你却一直在咄咄逼人!不过……反正你快要死了,我就不跟你计较了。我这件裙子是师傅走之前留下的,虽然不知道为何是裙子,但其由怨情丝编织而成,能够让所有生灵下意识忽略你的存在,哪怕是所谓的世间十尊者也不例外。”

  归海一幻闻言大惊,再次上下打量这条红裙,必须承认少年师傅的手艺非常好,这红裙做的超级漂亮,且鲜红的颜色非常扎眼,若不发现也就罢了,一旦发现了颇有惊艳之感。但想想它的功用又不得不感叹其设计者的恶趣味。当然,他更加惊讶的是……

  “怨情丝?传说中十世怨侣间的红线!你师傅……到底是怎么找到足够编织出一件红裙的……难道这世上如此多的十世怨侣?”

  少年听着归海一幻的语气突然间有些歉疚的说道:“抱歉,师傅说过你是个老光棍,我不该在你面前提什么怨侣的!”

  “放肆!”

  又是一片音浪炸开,周围的植物再次遭到摧残,不过这一次的音浪却是直面少年,那有若实质的音浪在刹那就来到了少年的面前,然而……

  “这种感觉,应该就是师傅曾经说过的扎心吧。那我不介意再告诉你一件事……”

  无事发生,少年还是那个少年,即使周遭甚至连身后的竹楼都整个坍塌了,但他依旧静静的站在那里,好似一个幻影,不存于这个世间,不受任何的侵害。

  归海一幻双拳猛然紧握,刚刚他是留着力的,这是她的弟子,一个连半点武力都没有的弟子,他得留着好好折磨一番,怎么能那么容易弄死呢?所以他留力了,但是……这是什么鬼?

  虽然心中有点惊悚,按理说身经百战的他已经很少能够遇到危机了,可他明白,凡是跟那个女人扯上关系的事情,往往都很离奇诡异。而且,不知为何,他突然有点心悸,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什么事?”虽然感觉不对,但他还是下意识的回问。

  少年平摊手掌,那不大的掌心处突然开始闪烁一抹精光,下一秒,一柄水晶般的横刀就出现在了他的掌心。整个刀身都呈现半透明的状态,光芒闪烁间隐隐有一抹金色在其中流转。

  归海一幻只觉得背心发凉,哪怕理智告诉他再好的武器放在一个不曾修炼的凡人手中都不会有什么用,可那种生死间的大恐怖预感还是让他全身都瞬间被汗湿了。

  不行!跑!

  归海一幻没有再放任何狠话,转身直射天际,甚至在半空时挥掌撕开空间往里钻。可他的动作还没有做完,耳边便隐隐约约传来少年的稚嫩童音。

  “我师傅她只是回家了,而你扬的不过是半月前我们师徒吃的那只黑熊骨灰,黑熊蛮可爱的,只是还没有来得及给它取名字。”

  八月十四,据定远城野志记载,有高手于大青山交战,是夜云卷云舒,大青山被拦腰横断,致使著名景点青竹瀑布被毁。

  ……

  疼!痛!像是有人在用挖耳勺一点点抠着全身内脏,似是在用鱼线一点点刮擦骨骼,仿佛又用砂纸摩擦经脉,还用筛子过滤着浑身肌肉,最后用细针一点点的挑着全身皮肤!

  整整两分钟,墨九在第十秒的时候就想死了,但在第十一秒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闪光的人影。这个人影的气息他知道,师傅!从未看到过什么的他哭了,他看到了师傅,那个抚养了他十四年的女人。

  有人说小动物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父母,也将会是这一辈子最亲近的人,然而理智却告诉墨九,这个最亲近的人早就已经回家了,这个人影只是个暂时留存的幻影。

  此前他最大的遗憾,就是自己没能看看养育自己的师傅,现在也算是弥补了,而这巨大的欣慰也让他终于挺过了剩下的一分五十秒。

  “干的漂亮!你的忍耐是有价值的,至少你为自己保留下来了一副没啥用的躯体。”

  墨九眨了眨眼睛,突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按照陌生人彼此相见的常规流程,是不是该夸夸对方美貌或者天气不错之类?

  只可惜他从小瞎到现在对于美貌这种事实在没有什么定义,至于天气……墨九抬头瞧了瞧周围的一片黑暗,无奈只能老实道:“师傅,虽然我对于表情没有什么鉴别能力,但从你的语气中,我好像听出了一点可惜和……扫兴?”

  “怎么可能嘛,一定是你刚刚能够看到东西,所以视觉与听觉相互干扰产生了错觉,嗯,一定是这样滴!”

  墨九看着师傅双手叉腰哈哈大笑的样子,心里越发感觉有点不对劲,想了想还是直奔主题好了,“师傅,你不是说那把斩篇断章刀天下无敌吗?为什么用完之后会原地爆炸呢?”

  “那是因为斩篇断章刀乃是为师利用功德和天命符阵融合而成,以你那破败的身体自然没有资格动用,所以才会每劈一刀都痛苦一分钟。嗯,看刚刚的时间算,你好像劈了两刀,这就令为师有点好奇了,世上还有人能够扛住一刀吗?”

  墨九看着师傅靠近过来冷不丁还有点不习惯,一缕幽香缠绕鼻间还是熟悉的味道,令人心安的味道,不自觉的轻笑起来,“是那个叫做归海一幻的老头来了,本来我只想看着,可他竟然开始挫骨扬灰了,我一生气就将他给劈了。不过是他先动手的,所以我用一刀斩了他的攻击,然后第二刀才劈死了他。”

  师傅闻言直接翻了个白眼,那动作吓了墨九一跳。我去!眼珠子还能有这种操作呢?

  “为师当初说什么来着,反派死于话多!虽然咱不是反派,但也不能多话,既然决定了要杀人,那么上去就砍才是你该做的!唉?你该不会是想从他那知道些什么吧?”

  师傅的眼神变了,让他有点慌,墨九下意识的低头,这种感觉头一次出现,嗯,是……心虚?不过老实说,他确实对师傅的过去很好奇。

  不过显然师傅也没打算怎么为难这徒弟,而是摩挲着下巴意味深长的缓缓说道:“你劈死了归海一幻,那么你该知道其中的要紧之处吧。”

  墨九抬头,眼神很坚定,“徒儿知道,十尊者的意义重大,若想要世界平衡必须尽快培养出另一个高手来。只是……徒儿实在忍不了,哪怕知道那并不是您的墓!”

  师傅抿了抿嘴角,随意的挥手道:“那老龟没那么重要,他就是运气好占了个位置而已,那个位置换成谁都能坐。不过这个意义终归是有些麻烦的,所以你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培养出一个高手去坐那个位置。按照为师的估算,平衡被打破一万年后这个世界才会毁灭,所以你有充足的时间去培养高手。”

  墨九皱眉,顿了一下接道:“有这么简单吗?按照师傅你之前告诉我的那些辛密,其它九环大圆满的高手不能坐那个位置吗?还有,另一个世界的人应该会来捣乱,到时候可能会加速两个世界的崩溃。最后,师傅你不是也走了吗,这应该是有两个空位了吧!”

  “哎呦!我徒弟都会思考啦!为师老怀大慰啊!”

  墨九一脸厌烦的强忍着师傅在他头顶不停揉搓的手,亏她之前还总说男人的头不能乱摸,结果自己摸起来上瘾。

  “那些九环大圆满的高手修行方向早就固定,如果能够突破最后一步也轮不到老龟捡这个便宜,所以你要是运气好,那帮家伙有个三五年也许会顿悟,要是运气不好,上百年都蹦不出一个屁来!至于另一个世界的人,那就不是你需要担心的事了,十尊者的存在意义就是这个,他们要是不作为,这世界灭了也活该!至于为师,嘿嘿,为师忘记告诉你了,咱是十尊者之上的存在,不在十尊者之列!”

  “唉!你不在十尊者之列?那你是怎么超越十尊者的!”墨九显然对这个更有兴趣,这个秘密师傅从来都没有提过。

  “锻炼身体喽!”

  墨九(_)“我又没法修炼,你说这有什么用。”

  “那是你的问题。”

  墨九看着师傅耸了耸肩,突然之间有些意兴阑珊,再次问道:“那就说说我这身体的问题吧,你给我留了一把刀却又告诉我不能用,就是耍我喽!”

  墨九看着师傅双手抱胸,那部分身体突然间就起了一点变化,虽然有些好奇但转眼就又被师傅的话给吸引了。

  “用是肯定能用的,为师是那种坑徒弟的人吗?”

  “……”

  “那柄刀是功德所聚,所以也必须做符合功德的事才行。否则就会受惩罚,也就是你刚刚感受到的疼痛,一刀一分钟,清楚明白。”

  墨九懵了,‘符合功德的事’?杀人显然不是,“那到底什么才是符合功德的事呢?”

  “简单!只要符合世界发展、守护世界平衡的事就都算是功德之举。具体到什么事情就需要你自己去想了。”

  墨九有些为难的挠挠脖子,“那这刀没用啊,若是有人想要杀我,那我就算自卫反杀也不算功德之举啊,岂不是还要受罪?”

  “废话!你以为正当防卫那么简单的?不过为师早就已经给你想好了万全之策。嘿嘿,为师的功德实在太多,而且在家乡也基本上用不到,所以就都留给你了。为师用功德凝聚了一具身体给你,当你这次醒来的时候就会看到了。这具功德之体虽然同样不能修炼,但却可以永远不死。下一次你再挥刀的时候就使用这具功德之体好了,无论你怎么痛,都不会死!”

  这话听起来很像是好话,可墨九闻言却是全身一阵乱颤,“永远不死?那是不是说,无论痛的多想死却都死不了?连自杀都不行!”

  啪!哎呦!

  墨九揉了揉后脑勺,对于师傅爱的殴打似已经习以为常了。

  “为师辛辛苦苦将你养大,你竟然想着自杀?你太让我失望了。”

  “可你为什么说这些的时候会‘嘿嘿’笑呢?我总觉的不靠谱啊!”

  啪!哎呦!

  “你要相信为师相信爱,只有心理灰暗的人才会胡思乱想。”

  “哦,那师傅,你……还会回来吗?”

  墨九看到师傅明显顿了一下,心里也便瞬间明白了,这也许是自己最后一次见到师傅了。

  “哎呦,想要见为师还不简单,为师给你留了两界图,只要你打开就能看到为师的美颜靓照了!”

  墨九点点头,可两界图再神奇终究是一副画,比不得真人。

  师傅似乎也感受到了墨九的沮丧难过,轻叹一声伸手爱抚道:“众人皆知离别苦,为师与家人分离许久,这份苦也尝了许久。而你,也终归会有属于自己的家人,只盼你未来活的快乐,记住为师的教导,别走为师的老路!”

  “老路?师傅,你还没有告诉过我关于你的……”

  黑暗袭来,师傅不见了,一抹刺眼的亮光终于再次随着睁眼的动作洒下。

  ……

  “姑娘,你醒啦!”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新版快眼看书 - 专为分享精彩阅读而生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定盘星,定盘星最新章节,定盘星 笔趣阁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