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盘星 第三章 修图·怨侣?·小小的愿望

小说:定盘星 作者:剑舞秀 更新时间:2019-11-27 16:16:34 源网站:笔趣阁3
  红线这种东西不是简单红色的丝线,而是一种男女姻缘的具现化产物。对,你没有看错,只有男女之间有。男男和女女之间可没有。而怨情丝,其实就是十世怨侣之间的红线。

  那么有的同学要问了,什么是十世怨侣呢?轮回了十世却依旧不能够在一起的爱侣!

  这个就有点惨了,有点悲惨宿命的意思。人海茫茫,能够相遇已是不小的缘分,能够相爱十世却依旧不能够在一起,这种人应该很罕见才是。只是墨九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在刚刚走出大青山的时候就遇到了一个。

  “你在看什么?说了会将卖身契给你找回来的就一定会找回来,我海少羽说一不二!”

  墨九的眼神显然让海少羽误会了,旁边海大富见状直接一巴掌拍在海少羽的后脑勺,“怎么说话呢!对姑娘家要轻声细语,怪不得现在都没有姑娘家看得上你。”

  墨九一瞬间眼神柔和下来,这个动作不正是师傅那爱的殴打嘛!好吧,无论是突然间的心灵触及还是十世怨侣这可怜的身份,墨九决定原谅海少羽了。

  海少羽噘嘴,揉着后脑勺哼道:“那是因为你穷,要是有钱的话提亲的人家绝对踏破门槛!”

  啪!“你有个屁的门槛!”啪!“破庙还需要门槛?”啪!“哪家姑娘有钱也不找你个臭不要脸的!”啪!

  墨九眼角跳了跳,看来海老头对于这孩子的爱……很深呐!

  “其实卖身契的事情还不急,既然你说那……楚家是吧,他们既然是讲道理的,那么应该没什么问题。关键是先将我的画赎回来,话说,你们当了多少钱?”

  墨九伸手拦了一下海老头,觉得自己有责任拯救一下这个把自己卖了的可怜少年。

  “三十两。”

  墨九脸色一沉,“我师傅的画竟然只当了三十两?是老板不识货,还是你们被骗了?”

  海大富闻言一怔,转头望向海少羽,“是这小子背着我卖的,估计是被骗了。”

  “不会的,当铺老韩也算老相识了,不会在这方面坑我的。”海少羽摇摇头,显然跟当铺的人认识,估计也是怕被骗所以才找个熟人。

  “蠢货!老相识就不会坑你了?你可知道世间有个词叫做杀熟!”海大富恨铁不成钢的再举手,不过海少羽却是行动灵敏,一个蹿腾就跳开了。

  墨九见这么打下去怕是没完没了,于是拦道:“是不是坑人只要将其赎回来就知道了,如果人家打着坑你的主意,你们没那么容易赎回来的。”

  海大富顿了一下笑道:“看看人家小姑娘,比你懂事多了!”

  海少羽撇嘴却也没有反驳,海大富见状站起,“走吧,我跟你一起去当铺,倒是要看看这老韩搞得的什么名堂。”

  墨九却是再次伸手,“画又不是你当的,还是海少羽陪我去一趟吧。”你又不是十世怨侣,看不到红裙子,万一走大街上把我领丢了怎么办?

  海大富也没强求直接在海少羽的屁股上踹了一脚,“还不快去!”

  墨九站起向外走去,海少羽则揉着屁股委委屈屈的跟在后面。

  ……

  定远城,这是一座海边山城,整座城市都是环山而建。由于是花国最重要的两大通商口岸之一,这里常年有大军驻守。也正因如此,定远城的繁华程度在某种程度上堪比花国首都天都城。

  墨九与师傅隐居的大青山其实在地理位置上是与定远城在一条海岸线上的,只不过大青山的山势陡峭连绵,再加上密林繁多所以少有人迹。这也是为什么墨九在砍完两刀之后会流落海边被海少羽捡走。

  对于一个曾经的瞎子来说,冷不丁用眼睛寻路难免会出现迷乱的情况,毕竟各种颜色映入眼帘让墨九有点应接不暇的感觉。

  不过墨九很快就找到了一些窍门,道路虽然陌生,但街道旁的吆喝声却是颇为亲切。只不过没有想到道路竟然这么宽,这并排走六辆马车也可以了吧。而且由于是沿海城市,海风常年吹拂,使得这里的街道都很干净。唯一的缺点是,靠海吃海,两边饭店时不时能够传出海鲜的腥味。

  记得好像是三年前吧,师傅曾经带他出来逛过一次定远城,尝了尝这里的海菜包子。只可惜,这海菜包子虽然名声在外,但实际上却并不怎么符合师徒俩的胃口。

  “你在看什么?我的裙子有问题吗?”墨九发现后面这货一直盯着自己。

  海少羽眼中闪过一丝惊奇,“你这裙子很厉害的样子,我一路将你扛回去,又在破庙里躺了三天,这裙子却不见半点脏污!一定是什么宝物,早知道这么厉害,就该将这裙子当了,当什么画啊!”

  墨九呵笑一声,“你还真是耿直呢!现在你也可以当啊,只要你过来抢,我不会反抗呦!”

  海少羽撇嘴,“哼,我被海老头打死对你有什么好处?休想诱惑我犯错!”

  “哦?你不是说弱肉强食吗?我又没有修炼过,你为什么不敢过来扒了我的衣服!”墨九说着笑的越发灿烂,看得海少羽有点发毛。

  “你什么毛病?还有这么放荡的千金小姐吗?再说,就你这发育不完全的样子,鬼都没兴趣,哼!”海少羽抱胸撇头以表达自己的不屑。

  墨九倒是被说愣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这意思是说,这具所谓功德之体的相貌一般?连一个小混混都诱惑不了,那是不是该……用师傅的话说,差评!

  “喂喂喂,看什么呢?当铺到了!”海少羽伸手拉住墨九,指了指头顶的招牌。

  嘶!墨九难受的抽了口冷气,不是被他拽疼了,而是墨九发现了一个大问题。她不认识字!

  墨九瞎了十四年,在这十四年中师傅带他爬过山、跨过海,喝过琼浆玉露、吃过龙肝凤脑,教他人生的道理却没有教他读书习字,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看不见!

  你没法要求一个瞎子能够将字体写的多么漂亮,也没法要求一个瞎子通背字典上的每一个典故。当然,墨九倒也不是说真的不学无术,其实他掌握了一门叫做汉字的文字,但这种文字据说是师傅家乡的文字,与这方世界有很大差异。

  “所以,这个字就是‘当’的意思喽!”

  “嘶!你竟然不认字!你这身裙子是偷来的吗?”海少羽倒抽了一口冷气,千金小姐不认字,真特么见鬼啦!

  墨九倒是不介意,以后慢慢学呗,指了指当铺里面,“至少我知道你欠我一幅画!”

  嘁!海少羽无趣的转头当先进入了当铺,一进来就轻车熟路的大叫道:“老韩!我来赎当啦!”

  “哎呦!小羽啊,这是又来当裤衩了?你那破裤头我这可不要!哈哈哈哈!”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当铺都一样,周围的摆设冷不丁一看很有点古香古色,但那比墨九高了快三个头的柜台却一下子就将气质拉低了不少。

  海少羽似乎习惯了对方的调侃,从怀里直接拿出一张当票举手递进柜台,“我来赎回那幅画!”

  “……”

  墨九秀眉微皱,她明显听出掌柜的呼吸有些乱,显然在一瞬间被海少羽打乱了节奏。接着她就看到了那个探出柜台的脑袋。

  这是一个长脸的中年人,头发锃亮好似抹了油向后梳,由于大半个身子收在柜台里面看不到,也没法确认对方的身高。但那一袭黑底金边的绣褂却比海少羽不知精致了多少。

  这个中年人应该就是老韩了,老韩眼神没有在墨九身上停留哪怕一秒钟,只是伸手接过当票,连看都不看就直接道:“还差五两!”

  “嗯?老韩,这一个星期的时间还没到呢,按照你的规矩,一个星期之内都是可以无息赎回的!”海少羽心中一跳,暗中叫糟,看来真让海老头给说中了,老韩想坑人。

  “那是一般的规矩,是你说老海病重我才半做生意半送的将画手下。如今你却想将画赎走?却不知我当初就是按照死当的规矩给钱的!”老韩自有一套说辞,听的当铺中的其它客人都频频点头。

  “你……”

  海少羽明显不擅言辞,而墨九也没指望跟一个奸商讲道理,嗯,师傅说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就尽量用钱解决。

  “那就是说,我们若拿出三十五两银子,就能拿走画喽!”

  老韩愣了一下,眼角一撒摸终于发现了墨九,老韩不愧是一个识货的人,看到墨九那一身长裙的时候顿时察觉到这姑娘非富即贵,笑道:“这位小姐说的没错,却不知您是怎么认识的这小子,可不要被其骗了,这货是定远城有名的无赖。”

  这话有点诛心,少男少女这个年纪最忌讳的就是在异性面前折了面子,眼看海少羽要炸,墨九却是隐晦的抓了抓他的衣角,“将我的钱拿出来吧。”

  海少羽愣了一下随之醒悟,所谓‘她的钱’其实就是卖她得到的那些钱。海少羽眉头紧皱,拉着墨九往后走了走,小声急道:“你疯了!那是要用来赎你卖身契的钱!”

  墨九有些好奇的问道:“我之前就想问,烬皇不是废弃了奴隶制度吗?怎么现在还有卖身契这一说?”

  海少羽急道:“你真是什么都不懂啊,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现在的卖身契都已经改成了类似雇佣协议的东西,表面上确实已经不是奴隶,可其中的霸王条款不少,若是违约了主人家虽然没权力将你打死,却可以将你送进牢房!”

  墨九愣了愣,看来一个制度的改变还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不过她依旧不慌,区区一张纸难道就真能定义一个人的身份?呵呵!

  “没关系,你就拿出来吧。那幅画比什么卖身契都重要。”

  海少羽紧抿嘴唇,看墨九坚决也只能点头,伸手又从怀里多掏出了五两银子,加上之前的银票凑够三十五两。

  这回轮到老韩闹心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小子哪来的钱,但这时周围的顾客已经开始意味深长的盯着他了。老实说,那幅画的材质特殊他从未见过,虽然珍贵但比起自己多年来建立的信誉还是能够割舍的。

  老韩无奈的叹了口气,回身将一个盒子打开,充满惋惜的将画轴递给了海少羽。

  后者冷哼一声拿了画就走,“哼,老阴比!以后再也不到你这当货了!”

  老韩不屑的切了一声,“好像你每天都能捡到这么好的东西似的。”

  一场不欢而散之后,海少羽气哼哼的往回走,刚没走几步突然想起,墨九哪去了?转头寻找却见墨九慢吞吞的从当铺里出来。

  “怎么走的那么慢?”

  “哦,我就是看看那当铺后堂里到底有多少珍品。”

  “快走吧,记住这个人,以后千万别跟他做生意,他是坏人!”海少羽一脸告诫的教训道。

  ……

  老韩有些意兴阑珊的回转后堂,在半途揉了揉脸重新露出笑容,今天后堂可是来了几位贵客,他必须保持完美的状态!

  “哎呦,您几位贵客可挑好了……我的紫血砚台!我的蓝星砂钵盂!怎么都碎啦?你们谁干的!”

  “唉!老韩这你就做的不地道了,这里十几个人在场,谁知道你这东西是怎么碎的?怎么哒,你还想学那碰瓷老海跟我们玩这一手?”

  “就是!老韩,早听闻你这人阴损,今天这是终于要对我们下手啦?”

  “哼,借你几个胆子!”

  “老子就不惯着你这样的!”

  “我……”

  ……

  “画里的美女……是你姐姐吗?”

  墨九微惊有些古怪的看着海少羽,美女?这是害羞了!师傅真心牛大发了,一幅画就能够迷倒小混混。

  嗯,这种感觉不太好,不用问也知道这小子在当画的时候打开看过,话说连她这个正统的弟子都没有看过唉,竟然先让别人给看光了,哼!

  墨九没有搭理身后脸颊发红的海少羽,轻轻拉开画轴,一副栩栩如生的美人图展现在眼前。

  那一瞬间,好像是带光的,整个大街上都像是跟着静止了一般,附近的行人一个个目瞪口呆驻足不前。墨九有些尴尬的瞬间将画合上,拉着同样呆滞的海少羽就跑掉了。

  不错,画上画的就是她的师傅,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烬皇!只是……

  这画上的烬皇又与她印象中见过的影像有些不同,这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明明人还是那个人,但就是感觉什么地方美了,美的惊心动魄。难道这就是师傅说的美颜靓照?

  “别,别跑了,他们没有追过来。”海少羽终于回过神轻轻拉了下墨九。

  墨九被拉停长长的喘了会儿气,这不能修炼的身体真是有些别扭,跑几步就会气喘。不过在片刻之后墨九突然意味深长的盯着海少羽,“这样一个惊心动魄的美人图,你竟然忍心将其当掉?”

  海少羽怔愣一下,同样有些别扭的挠挠额头,“当时感觉很惊艳,可……想到海老头病了,我就将它当了。”

  墨九闻言想了想却是猜到了一种可能,搞不好这就是师傅弄的小花招,打开画轴时候感到惊艳异常,但合上画轴之后又会迅速遗忘那种感觉。这大概就是为何那个当铺老韩如此轻易就将画交出来的原因,因为他已经忘记了那种惊艳的感觉。

  想着墨九打开画轴,海少羽顿时再次一脸傻萌的开始流口水,墨九挑了挑眉毛也跟着朝画上望去。

  这是一副半身像,画中的师傅少了一丝属于烬皇的霸气,却多了一点柔美,身上穿着正是自己这件红色长裙,臻首微抬,兰花指轻轻拈住树上一枝桃花。花、树、美人,配合出一幅倾城之作。

  很神奇,明明墨九没见过那种花,但就是知道那是桃花。“师傅这个标准,应该算是倾城美人的标准了吧!”墨九如此小声嘀咕着,然后唰的一声将画轴合上,接着伸出两根手指在海少羽面前晃了晃,“提问!我有几根手指?”

  “两根!”海少羽瞬间恢复理智,眼中还放射着关爱智障的光芒。

  墨九用新学的技能甩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蠢货!我当然有十根手指啊!”

  海少羽()

  试验结束,墨九突然间好像明白了师傅当年戏弄自己时的乐趣,果然,师傅说的没错,与人斗其乐无穷!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少了整整五两银子,我是没有办法将卖身契赎回来的,若是过时不进入楚府,是会有官府来抓人的!”也许是为了报复刚刚自己的失态,海少羽提出了一个听起来好像很紧急的问题。

  不过墨九从来就没有急过,闻言好笑道:“不用担心,他们不找来还罢了,如果真的找来,倒霉的肯定是他们。”开玩笑,都不用抽刀,功德之体是受上天眷顾的,敢贩卖功德之体,这是嫌自己运气太好了吗?

  海少羽显然不这么认为,只是用一种‘这千金小姐智障’的神情叹了口气,“算了,我惹出来的事情我自己想办法吧。”

  墨九闻言鼓励的点头振臂,“加油!海少羽!”

  你别说,墨九这萌萌的娃娃音突然来这么一下子,直接将海少羽给整愣了。麻木的哦了一声只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弄不明白。

  就在这时,海少羽突然站定有些哭笑不得道:“你拉着我这是跑到哪了?方向走反了啊!”

  墨九也愣住了,理直气壮道:“我又不认路。”

  海少羽觉得自己就多余问,“这里远离街市,已经快脱离城中了,再往前走就要进入私人园林区域了,那不是我们该去的地方。”

  “私人园林?很漂亮的那种吗?”墨九好奇。

  海少羽为难的绕了下额前的碎发,“应该很漂亮吧,以前我也曾好奇想要看看,可没有等进去就被园林外的巡逻犬发现了,还跑掉了一只鞋。”

  海少羽似乎对那只鞋有着很大的怨念,嘴一撇各种不屑。但这确实勾起了墨九的好奇心,好不容易能够看见了,自然要欣赏各处美景。抬脚就向前面踏去。

  “喂,你有没有听我说啊,前面有恶犬啊!”

  “你怕了?怕了就回去好了,我的卖身契也不用你去想办法了!”

  “谁……谁说我怕了?大不了我弄死那只恶犬好了嘛。”

  “那还不快走?”

  “走就走!呃,你小点声,跟在我后面。”

  两个小小的身影穿过无人的巷道,翻过一座不算太高的石墙,暗戳戳的进入了一个茂盛的花林。

  “这是什么花?很漂亮啊!”墨九有些兴奋,花香她经常能够闻到,但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呢!

  “这是木槿花,眼下正是木槿的花期,不过看这些植株的生长情况好像都不算久,搞不好是新移植的,嘁!真是有钱人啊!”海少羽有点小嫉妒。

  墨九嬉笑,“以后我有了钱,也买个庄园,然后什么花期到了就移植什么花,让整个庄园一年四季都布满花香!”

  海少羽哭笑不得,“你这梦想够折腾人的。”

  “我不管,我就要……嘘,前面有人!”墨九猛的蹲下身体,小小的身躯快要缩进花丛影子里了。

  海少羽吓了一跳,差点没卧倒,抬头左右瞧瞧小声问道:“没人啊!”

  “跟我走!”墨九带着海少羽小步挪动向左前方靠去,果然没多久在绕过一小片竹林之后,看到了一对儿幽会的男女。

  “哎呀我去!你这什么听力啊,隔着这么远都能听到?”海少羽彻底惊了。

  墨九将纤细手指放在唇边,又指了指里面的男女,“别大声说话,那两个男女的实力都比你强。”

  海少羽抿了抿嘴,你个没有修炼过的凡人能看出个屁的实力,摇摇头仔细望去,却瞬间痴了。

  男性的身影已经被海少羽下意识忽略,那个女子好美,湖绿色的薄纱长裙在随风摇曳,素白的劲装被套在里面,表面看来似有不搭却恰到好处的将青春活力散发了出来。腰间长剑精致而窄细,明显装点的作用大于实战。

  头饰很简单只有一根天蓝色水晶般的发簪,长长的黑色缎发垂至腰间,在阳光映照下像是能够反射出彩虹的光芒一样。点点笑颜的变化似乎都能让海少羽的心脏漏跳几拍。这一瞬间,那女子在他心中的美丽程度都已经超越了墨九的师傅。

  “嗯?”

  墨九几乎瞬间就发现了海少羽的不对劲,仔细瞅瞅那个正浅笑害羞的美女,这好像没有自己师傅好看吧?难道……

  低头,在海少羽的脚脖子上,那根怨情丝已经黑的发亮了!

  “嘶!十世怨侣啊,竟然这样都能相见,话说这到底是命运的安排,还是说,是我坑了人家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新版快眼看书 - 专为分享精彩阅读而生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定盘星,定盘星最新章节,定盘星 笔趣阁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