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澜惊梦 第七十二回 报仇雪恨

小说:幻澜惊梦 作者:慎思 更新时间:2019-11-28 03:40:43 源网站:笔趣阁3
  大唐国都城内,皇宫西门外宰相府第。门楼用最上等的红木砌成,十分气派。而牌匾上所书的“宰相府”三字则是皇帝御笔,笔风苍劲有力,整洁端正。仅一门楼便已华贵异常,大方宏伟,皇帝对这位宰相的重视可想而知。

  此刻虽已入深夜,午夜子时,宰相府内却仍是灯火通明,谈笑歌舞之声不绝,热闹非常。原来今天乃是宰相四十五岁大寿之日,满朝文武官员皆来庆贺,送上各种珍奇字画与玉石摆设。这时戏台之上,戏班子正卖力地表演着最为拿手的曲目,众官员在戏台下开怀畅饮、侃侃而谈,丝毫没有感觉到即将来临的危险。

  坐在正座上的宰相一身蓝色布衣,样式虽非陈旧却亦不甚新颖,朴素而褪尽华丽。一张方脸,眉目端正,深邃的眼神中透出学识渊博。这张脸,竟与十年前设计陷害宋泰民致死的薛怀一模一样。原来薛怀因见多识广、谋略高超,在这十年中被提拔了三次,最终成为领导群臣、权势最大的宰相。当初所犯下的错误,他曾非常歉疚、自责,良心总是感到不安。

  但时间却能洗去一切往事,甚至回忆,一段缘了便不复存在,新的因缘转瞬便会开始。缘起性空,空亦生缘,循环不息。存在的一切,包括生命、思想、事物都会迎来消亡的时刻,消亡后重新复苏,轮回往复,周而复始。生活的繁忙,每天都不停发生的各种琐事,使得薛怀渐渐忘记了当初他曾害死一个人,不再愧疚,不再遗憾。如今已过去十年,往事早该随风飘散。

  “当……当……”钟声二响,二更丑时。歌未停,舞未歇,筵席依旧,众官员陶醉其中,希望这次宰相的贺寿宴会永无结束之期。只可惜越是期盼,得来的便越是失望,天下哪有不散的筵席?

  在宰相府中,重重黑雾正不断扩散,黑雾笼罩之地,花草树木尽皆失去生气,枯萎凋零。在那弥漫雾气之中,隐藏的是畏惧、怯懦、不安等负面情感。无法正视自己内心,没有勇气面对过去的人们便会迷失于雾中,由它“指引”你走向未知的世界,像一个木偶,被牵引、被操纵,不晓得自己要去向何方,最终的目的地只有一座凄凉的坟墓。

  薛怀不知何时离开了他的朋友,离开了他的宴会,离开了他的府第,甚至离开了大唐国界。他行走在黑雾中,那片深沉的黑暗,那条曲折的道路,一直延伸下去。薛怀不晓得他要去哪里,终点究竟在何方,但他却没有停下脚步,薛怀的面前一直闪现着那被他遗忘的记忆深渊之中最令他痛苦的身影。

  记忆可以消亡、更新,但业力却会永久跟随,他所造的孽为他所带来的黑色梦魇一直藏在心底,永远不会被遗忘,直至业债还清的那一刻。虽未违反有开始便有结束的自然法则,但罪恶的烙印刻在人身上时,今生便很难被抹去。

  薛怀凝望前方宋泰民的身影,想道歉,想恳求他的谅解,却发现自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宋泰民面色苍白,与他对视时并没有饱含仇恨,只是冷冷地说了一句:“随我去个地方,到得那里我便原谅你。”

  薛怀听闻此言,竟似触到了一丝曙光般,欣喜不已。良心的折磨,纠缠的孽障,不可磨灭的悔恨,如果可以消失的话,他愿付出一切代价。薛怀向宋泰民狠狠地点了点头,宋泰民见得到他的同意,便即转身,前往远方。薛怀毅然跟随,生怕会与他走差,步伐越显迅疾。

  不知已疾走了多久,宋泰民在前方不远处的身影停下了脚步。薛怀赶忙跑上前去,与宋泰民对视良久。宋泰民双目中未有任何情感,但薛怀眼中流露出的畏惧、恳求与焦虑却显而易见。

  迷蒙黑雾竟于此刻散去,眼前的景象大变。树林边,小河旁,流水潺潺,枝叶摇曳。水上不停生出的波纹与摇摆不定的叶片恰似薛怀此刻的心境。

  宋泰民突然笑了,笑得如此自然,静静地道:“薛怀,你做错了什么呢?”薛怀陡然全身一震,这句话在心中不断回响,我做错了什么?宋泰民续道:“你志在保家卫国,不忍战火起时百姓涂炭,是忠;劝皇帝不再干涉月影岛,归还其自由,是义。”

  当初月影岛事件结束后,明正未再追究,任靖国成立、壮大,其主要因素是薛怀的进谏使他感到对月影民众有愧。

  “你的做法自有道理,我从未怪罪于你。使你不安、后悔、痛苦的是来自你良心的谴责。你所需要的原谅并非来源于我,而是你自己。若不能放下过去,即便宿债还尽,你也不会获得新生。薛怀,我从未否认,你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良臣。”

  宋泰民话毕身影便化为一道光华消散。薛怀目送宋泰民的离去,心中所有悸动尽皆平歇,久违的会心笑容浮现于脸上。薛怀缓缓地道:“大限将近,若放不下,岂不是将这等恶念带到来世去?荒唐荒唐。”过去的已成历史,无论怎样计较也不能再改变,又何苦执着?因果循环,报应不爽,犯下的错,总会付出代价。人不应沉沦在过往的漩涡中无法自拔,单单思考如何弥补过失,如何求得谅解,而是应正视过往所犯的错误,努力修正自我,放下杂念,向前迈进。只有如此,当业报来临时,方能坦然面对。

  幻境在薛怀眼前消失,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极其陌生的地方。金玉砌屋,宝石铺道,竟颇像皇宫内的场景。薛怀立刻便明白这里是靖国皇宫,可是心里却无一点慌张、恐惧之感。该来的总会来,寿命若尽则不得不死。薛怀在幻境中顿悟,生死早置之度外,对突如其来的“报应”无任何抗拒,反而豁达面对。

  果不其然,薛怀还未有任何动作,四面八方便出现数十个侍卫将其团团围住,不由分说便将他五花大绑,拖着向牢房走去。

  皇宫内院,李再兴此刻正在书房阅览书籍,一名侍卫忽闯了进来并将捕获薛怀的消息告知于他。李再兴点了点头,沉声道:“一定要好生看守,绝不可让他逃走。若是出了差错,提头见我!”

  李再兴见大事已成,心中甚是欢喜,传令文武百官前往金銮殿议事。待百官到齐,李再兴清了清嗓子,朗声道:“今日唤诸卿来此,有一事商议。朕今日擒获了当初设计陷害我族英雄宋泰民之小人,此人阴险狡诈,城府颇深,现被我押在牢中。不知众卿对他的处置有何高见?”

  一武官站了出来,谏道:“依臣看,那小人害死先族长,理应以命抵命,当斩首处死。”

  此时又有一位站在后排的文官上前道:“斩首莫不是太便宜他了,他害死我们当初的领袖。国仇家恨,不共戴天。依我看,当五马分尸。”

  文武官员中显然并无玄天与李梦鸾的身影,不过宋震东身为宁川王,此时正站在最前排。李再兴面上扬起一抹笑容,道:“五马分尸?朕觉得甚好!震东,你意下如何?你的父亲惨遭这小人陷害,朕如今定当为你做主。”

  “陛下,依臣之意,那薛怀不可处死。”宋震东开口道,声音深沉沙哑却甚是悦耳。

  李再兴听闻宋震东阻止自己处死薛怀,心中无明火起,但又不能立即发作,只得强忍怒火,沉声道:“那朕倒要听听你的高见。”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新版快眼看书 - 专为分享精彩阅读而生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幻澜惊梦,幻澜惊梦最新章节,幻澜惊梦 笔趣阁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