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那些小事儿 第一百五十六章:放妻

小说:农家那些小事儿 作者:花楼俏佳人 更新时间:2019-12-23 11:11:10 源网站:笔趣阁3
  虽说天气转暖,午间还挂着日头,但凉风一吹,只剩下件薄衫的袁氏冻得跟孙子似的。偏生阿香娘还不罢休,将她肩头衣衫一扯,直露出半边老肉来。

  袁氏慌忙去遮,叫阿香娘啐了满脸:“你这皱皮老倭瓜,谁稀得瞧你?”

  她将衣衫包了钗子,又直冲进袁氏屋里翻箱倒柜的搜,凡是瞧着像她闺女的物什全包了起来。袁氏连滚带爬去拦:“那是我的衣衫,那是我的钗——”

  阿香娘举着簪子的尖头对着她:“你有这般好的钗?做你他娘的狗屁梦去吧!全是我家闺女的玩意,你一个老妇戴这些也不知羞,闷骚老狐狸,我呸!”

  袁氏气急了,上去就要撕扯她,阿香娘双脚一跨,跟个定海神针似的杵着不动,扯着嗓子喊:“臭蛋二蛋,有人要打你老娘了!”

  门外呼啦闯进两个人高马大的汉子来,二话不说钳了袁氏,任由袁氏蹬腿赖地都岿然不动。

  杀人自然要诛心,阿香娘讥讽道:“瞧瞧你家那没出息的小畜生,我当初是瞎了眼才同意这门婚事,我两个儿子只要动动小指头,就得叫那面瓜屙在裆里,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动我的闺女!”

  说着她转身将屋里的东西砸了个稀巴烂,就是床上两床棉被都拿剪刀给绞了,把里面的棉絮给扯了出来。

  袁氏哭天抢地喊普天之下是没王法没章程了?外村的人都敢上门闹事了?

  有好事者去报了里正,张家村里正姗姗来迟,隔着门劝了老半天,阿香娘砰一声将袁氏主屋的窗户砸了个大窟窿,对着里正破口大骂:“呔,你个老东西,跟这寡妇也拱过一个被窝?她把我如花似玉的闺女打得不能生娃娃了,我砸她两件玩意咋地了?”

  里正吓得一身冷汗,嘴里哆哆嗦嗦的道:“莫要出了人命啊……莫要出了人命……”

  “你给我站到一边去,”阿香娘眯缝了眼,“逼急了咱们袁家村的后生也不是好惹的!”

  她冲到阿香与张平的新房之中,将阿香的衣衫、用具等一切物什,全都拾掇到一个箩筐里。

  院里的张平在阿香爹等叔伯的威压之下,松了口说要写放妻书。袁氏气急败坏道:“张平你个软蛋蛋,我不同意!听到了没,我不同意放,不赔钱就甭想和离!我就是拖也得把那小娼妇给拖到坟堆里去。”

  阿香两位兄长早忍不得,掐住她的双臂就用尽了全力,疼得袁氏眼冒金星,一头冷汗。

  阿香娘不急不躁:“不放是吧,有本事上咱家要媳妇去,我告诉你,既然咱们敢上这个门,往后就不会再叫香香进这地头半步。”

  “喔,对了,你三舅妈四表姨一大堆亲戚还在咱村住着?你个老妇防死了自个爹妈,先人坟头总还在咱们村吧?我这两个儿子可是挖人坟头的好手,你要是这辈儿都不回娘家去了,就当我今儿没说这话。”

  话音刚落地,袁氏眼里闪过一丝畏惧,她百年之后还得娘家人来坐席呢?要是爹妈坟头被挖了,她哪还有脸面去见先人?

  她咬了咬牙:“写休书,咱不要钱了!”

  阿香娘一巴掌扇到她脸颊上:“想你的天鹅屁吃!和离!和离!是咱姑娘不要你家这个下三滥的小畜生了。”

  袁氏形同鬼魅,甭提多狼狈了。正好里正也在场,就叫他做了个见证,签了和离书画了押,袁家村众人瞧了瞧,确实无误,满意而去。

  人群三三俩俩散了之后,袁氏冲过去抱了张平,从头摸到脚,除去一身尿骚味,没伤着一根头发丝。

  袁氏使劲全身力气给了呆愣的张平一巴掌,跌坐在地痛哭出声:“完了,完了,全完了,这日子没法过了,媳妇没了!”

  花了钱娶了媳,却没想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她手脚并用,爬去张平屋中,屋里一件好东西都没剩下,张平几件新衣也叫阿香娘给撕成了布条子。

  她一口痰涌上来,两眼一黑,软倒在地。

  过了两日,袁氏和张平总算缓了过来,却不想那天昏迷之后叫袁氏留下了后遗症,她双手不听使唤了,止不住的哆嗦,半张脸歪斜流着涎水,没了知觉。

  大夫说是中风,针扎了两个疗程愣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只能让她生生捱着,祈求先人保佑了。

  张平搜刮了家中最后几个钱给了诊费,现下家中是底朝天,除了屋和田,彻底没东西了。

  这时候好巧不巧传来了个坏消息,阿香爹娘回去仍然不肯罢休,冲进她家祖坟圈里扒光了袁氏爹妈坟头的罗汉竹,袁氏几个本家的汉子要闹,却见他们只泄私愤,不动其他,骂了两回街也就没法子。

  袁氏一听,差点没又厥过去,斜着嘴唇齿不清的骂着,一边脸上流了泪。

  张平猛地一看,吓得魂不附体,这哪里还是他精明能干的娘亲,分明是一个疯婆子,当即不肯跟袁氏窝在一个屋里了。

  而阿香这头,早在昨日,阿香爹娘就拖了板车来接她回村。她终究不好常住在两个单身汉家中的,要是传出去,阿香就甭想再嫁了。

  姜桃拉着阿香的手,小声宽慰着:“姐姐,世间的好男人千千万万,你只是运气不好才碰上了我小舅舅。你看我爹你爹,你两个哥哥都是好男人,莫要怕,放宽心,总会有好姻缘找上门的。”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阿香微微摇了摇头,她现下还会做噩梦,畏惧男人已然是她身体的本能了。

  “我晓得了桃子,是你救了我一命,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这大恩大德的。”说着她转头对刘五郎道,“还有五郎哥,多谢你。”

  刘五郎一张黑面涨得通红,良久才憋出了一句话:“没事儿。你要好好过,别再想不开了。”

  姜桃一家目送阿香爹娘等人走出了视线,打道回府之时,余氏问:“桃子,临走前你凑阿香耳边说了啥?”

  “叫她往后但凡是在村里或是家里过不下去了,就来寻我。”姜桃咬了咬唇,“往后这路她还难走呢。”

  打头的就是她两个不好惹的嫂子,然后就是村里的闲言碎语,其次便是她自个的心魔,样样都能压得一个女娃活不下去。

  余氏摸着她的头:“我家桃子真是个善心的姑娘。”

  姜桃不好意思的笑笑,祖孙二人携手走在后头,突然说起这段日子忙着阿香的事,连个年都过得不成样子,转眼都初六了。姜桃一拍脑袋,哭丧着脸:“完了!完了!今天都初六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新版快眼看书 - 专为分享精彩阅读而生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农家那些小事儿,农家那些小事儿最新章节,农家那些小事儿 笔趣阁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